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都市激情  »  成功而失败的一次实验
成功而失败的一次实验
 字数:9507



  牛族女战士朱蒂丝背着巨斧在广场的商贩中闲逛。

  这是位身形高大的女战士,身高大概有两米一以上,在有些人群中鹤立鸡群,她的面容带着一种野性的美丽,古铜色的肌肤虽然带着一种战士的丰韵,却意外地十分细腻滑润再加上那一头褐色的柔顺的发丝,女性的柔美,和战士的坚毅被完美的融合在了少女的脸上,而那双角牛角,则让这份美丽平添了一丝异域的风味。

  朱蒂丝就像这个世界大多数女性冒险者一样,朱蒂丝也没有穿什么太过严实的衣物,实际上,她几乎可以说是赤裸着一样。

  古铜色的肌肤在阳光的照射下反射出了油亮的光泽,那是为了保护肌肤而涂上的油脂,她的勃颈上带着一个皮质的项圈,下面挂着一个黄铜的牛铃,随着她的步伐发出清脆悦耳的响声。丰满硕大的乳球没有任何遮掩,只在勃起的乳首上分别套着金色的圆环,下面栓着宝石的吊坠。她的蜜穴也没有任何遮掩,相反,穿在大阴唇上的两个金环在两条细细的皮带的作用下,将她的蜜穴敞开,粉嫩红润的蜜肉隐约可见。

  朱蒂丝毫不在意的行走在街道上,她身边的行人们多位冒险者,而其中为数众多的女性,也都和朱蒂丝一样穿着暴露,她们的小腹上,修剪整齐的阴毛或者阴户上方都会有着一个暗红色的烙印,只要掀起衣裙就可以看到,那是她们的身份证明,同时,也意味着她们都是肉质优良,可以宰杀的女畜。

  这个世界虽然说不上什么男尊女卑,但是女性因为各种各样的理由被随意的处死,自愿的接受宰杀,并不是什么奇怪的事情。

  比如现在,一位卫兵找上了正在小摊旁瞎逛的朱蒂丝,这位人类战士看了看朱蒂丝,开口叫道:「这位小姐,是朱蒂丝小姐吗?」「诶?卫兵?怎么了?喂喂,不会又是我不小心碰坏了什么吧?」朱蒂丝夸张的说到。

  「额……事实上,是的,您刚才在酒馆的武斗行为造成了14GP的罚款,请问您是准备缴纳罚金还是准备坐牢呢?」「14GP啊,坐牢好麻烦……」牛头人少女拨弄着自己褐色的长发,暗红色的双眸眨了眨眼,然后问道:「喂,卫兵,我可以选择接受公开处刑吗?」「额……死刑罚款的底线是25000Gp ,小姐,您确定吗?」「嘛……你们今天使用什么?」「今天是绞刑架,小姐,您应该很适合绞刑架,相信您健美的躯体可以坚持很长时间,会很有观赏价值。」朱蒂丝的身体虽然不是肌肉横生,但也看得出是经过了不少锻炼,尤其是那些腹肌,这样的女体,肯定要绞很长时间才会死去。

  「啊?绞刑啊……没有斩首、腰斩、车裂什么的吗?我倒是更喜欢碾压刑,不过你们肯定没有啦……」朱蒂丝询问道。如果有这些她喜欢的处刑,那么她就懒得交罚款或者去坐牢了。

  「抱歉,小姐,今天我们没有准备这些刑具。今天大多数的刽子手都去为醇酒玫瑰小队的冒险者们做处刑准备了,所以我们空不开人手。您如果愿意接受公开处刑的话,我们会尽力为您准备车裂刑,但如果来不及的话,您只能在六点钟接受绞刑了。」卫兵公事公办的说道。

  「醇酒玫瑰?不是那些家伙打退了魔物吗?怎么也要被处死?嘛算了也没什么奇怪的……我交罚款。」朱蒂丝说着,从私人空间中拿出一个钱袋,摸出来十四个硬币递给了卫兵。

  天色渐晚,朱蒂丝闲逛中找了些小吃来垫垫肚子,一家烤肉店做的很不错,那只肉乎乎的小狐狸的肉被烤制的恰到好处,另一家汤品店的浓汤也很有趣,一整只精灵被肢解用老汤文火炖,那一碗浓汤,有些青草的气息。

  「试验是可以啦……那蓓洛缇娅来试验也不是不可以,可是蓓洛缇娅现在被处死的话,就不能卖蓓洛缇娅的发明了!」「可是,小妹妹,你不试验一下,谁知道你的发明是不是真的可以用啊!」朱蒂丝被争吵吸引了目光,她看到一个身穿浅绿色斗篷的美丽的精灵魔女正在和一个男人争吵着。

  这位精灵小姐可以说是只穿着斗篷和法师高帽而已,她随意敞开的披风下是精灵族雪白的娇嫩肉体。她丰满的乳球被斗篷的边缘正好遮住小半边,樱红的乳晕微微露出的恰到好处,而不同于豪放有些过度的朱蒂丝,这位精灵魔女还穿着一个C字裤,遮住了蜜裂,去故意露耻丘的边沿,引人遐想。不过最令朱蒂丝惊奇的还是这位魔女竟然有着和自己同级的肉质,以法师那种缺乏锻炼的女体,肯定是用了不少魔法和魔药的结果。

  那位男性应该是被称作混沌守林人的卡恩身边还站着几位女冒险者,也跟着在起哄,看得出来这些少女都是那位男性冒险者的队友,或者说,私有物品,几个明显气息弱了不少的少女,显然是被当做队伍中的储备粮带着的。

  外围还有其他的一些人看热闹,被激起了兴趣的朱蒂丝凑过去略微打听一番就知道发生了什么了。

  那位精灵少女叫做蓓洛缇娅,是为精灵魔女,擅长制造各种魔法道具机关,而今天蓓洛缇娅就准备在这里销售自己最新的发明。

  便携式美肉处理装置。

  如果这种装置真的能做到她介绍的那样,那一定是会相当有市场的,行走在外的冒险者们谁不希望吃到美味的美肉呢?可是,虽然劝服美女同伴接受宰杀很容易,但在野外,干净利落又能让你的同伴享受到充分的处刑的宰杀很难做到,烹调也会很有麻烦,所以实际上,在野外宰杀女冒险者当做肉食的机会其实不多。
  但是,这种装置如果好研发,那早就做出来了。故此,当蓓洛缇娅拿出一个大箱子,尽管拿箱子上描绘着各种玄妙的法阵铭文,镶嵌着五颜六色的能量结晶,大家还是不敢相信——就这么一个木箱子,让女孩子钻进去,就能将她宰杀烹饪完成,并且能让受刑者享受个愉悦的处刑吗?

  谁信呐?

  所以,尽管这位男性冒险者卡恩略显刁难,但是没有人愿意为蓓洛缇娅撑腰。
  「这种时候不是该自己准备一位志愿者来试验吗?她怎么没找?」朱蒂丝问道。

  「她自己说原本一位醇酒玫瑰小队的姐姐答应了要过来做实验品的,结果出了点岔子,佣兵团所有女人都要被集体绞刑了,所以就没人了。」一位女冒险者说道。

  「诶?那可真是不幸啊。」「那……那,那大家,有没有谁愿意尝试一下蓓洛缇娅的便携式美肉处理装置?虽然处刑方式不多,但是也是有选择的哦!」很可惜,这已经不是她第一次问话了,在场的冒险者,要么不敢去尝试,要么因为知道蓓洛缇娅的性子,不放心装置的可靠性。

  不过有一位新来到这里的冒险者却对此很感兴趣。

  朱蒂丝并不在意自己什么时候,因为什么而被处死,如果不是绞刑这种死刑她不太喜欢,或许现在她就会向广场走去,和那些佣兵少女们一起被绞死了。
  「喂!那边的魔女,这东西是怎么运作的?」朱蒂丝大声的说道。

  「那个……对不起,这个是机密,不能说的。」精灵魔女用怯生生的声音小声说道,同时仔细地打量起了眼前的牛人少女。

  「呀,可能是我表示方式有问题吧,我是想知道你这东西能提供什么样的处刑?」朱蒂丝豪爽的说道。

  「那个……可以灌水淹死,或者超低温冻死,这比较适合保鲜。可以电刑、放血,嗯就是铁处女,不过……不过您的体型太大了,没办法塞进去,只有绞肉和肢解适合您。」蓓洛缇娅说道。

  「肢解?说来听听。」朱蒂丝眼前一亮,这正是她最喜欢的处刑方式,其实她觉得,自己这样经过锻炼的肉体,最适合的是五马分尸,那紧致的经过锻炼过的肢体在无可抗拒的可怖拉力寸寸断裂的样子一定很美。

  「那个……那个,就是……」蓓洛缇娅说着,在箱子上的控制板按了几下,一个开口就被打开了。

  「这里,这个可以称为……进料口,您只要从这里把肢体放进来,剩下的这个装置会帮您处理,要试试吗?」「嘛……试试看吧!」朱蒂丝说着走向了魔女,然后看了看箱子,将巨斧随手放在了一边。「我自己进去的话,就用不到那些麻烦的手续什么的了吧?」朱蒂丝问道。

  人类的文明社会颇为麻烦,为了接受简单的屠宰必须经过各种复杂的手续,虽然也不是没有道理,可是对于只是想单纯的被处死的朱蒂丝来说,未免太过浪费时间,也只有处刑和这种自杀式的方法比较简洁。

  「是的,但是您不需要留一下遗嘱吗?」蓓洛缇娅问道。

  「啊啊,不需要那些麻烦的东西!这些金属饰品用脱下来吗?」朱蒂丝摆摆手说道。

  「没关系,空间戒指之类的,饰品什么的小挂件都可以自动分离出来,只要不是穿着全身铠甲进去就可以。」「会有那种穿的严严实实的女人?」朱蒂丝嗤之以鼻的说道,然后就准备进入进料口。这是,观众们开始起哄了。

  「喂,这位小姐,你不担心这玩意可能不保险吗?」那位男性冒险者,卡恩说道。

  「有什么好担心的?就算搞砸了也一定能把我肢解了,我只在乎自己会不会被处死,至于谁吃肉我可不在乎。」朱蒂丝说道。

  「啊拉,小姐,如果你只是喜欢肢解的话,我们的队长也可以满足你哦。」
  这么说着,卡恩队伍中一位狐族的女性走近了朱蒂丝,轻轻地捏了捏她的手臂「丰盈的脂肪下潜藏着久经锻炼的肌肉,小姐您的肉质一定不低,这样随便处理掉未免太可惜了,虽然这台机器也可以确实的处死您,但是交给队长处理,您不仅可以享受完美的宰杀,还会有个很好的归宿哦!」「那个……那个,不会有问题啦!人家虽然没试验过,但是不会有问题啦!!!」精灵魔女大叫道。
  「好啦好啦小魔女,别担心啦,一会快点把开关打开,我不喜欢麻烦!」朱蒂丝不耐烦的摆了摆手说罢,俯下身来看了看那个进料口。

  进料口开在正对着她的一面,而不是箱子的正上方,这个箱子高度接近两米,理论上来讲装下朱蒂丝毫不费力,不过里面想必是有着复杂的机关吧?她抓住箱子的上延,双手支撑着将自己的双腿深入了箱子内,但是果然,即使折叠了双腿,里面的容积也只够吞到他的胸口。

  「那个……按钮在这里,您自己来好吗?不然会很麻烦,警卫可能会处死我。」
  「那不是正好吗?你这样的小丫头最适合绞刑了,虽然我自己不喜欢,可是你们这些精灵真的很适合绞刑。」朱蒂丝说着,按照蓓洛缇娅的指示摸索起来。
  「蓓洛缇娅不喜欢绞刑啦!!蓓洛缇娅虽然也想被处死,但是只想用蓓洛缇娅自己创造的机关!哼,机关魔女如果是被普通的处刑机器处死了,未免太有失身份了!!」蓓洛缇娅自满的挺起胸膛说道,她那丰满的乳肉虽然不及牛人少女,但确实是值得挺起的。

  「是吗?我不懂那么多……诶?是这个按钮?」朱蒂丝说着,按下了开关。
  轰鸣声响起,但随即就被女性甜美媚惑的哀鸣掩盖。

  「啊!啊啊啊啊!!脚!我的脚!!啊啊啊,这真是……真是太美妙了!!」
  朱蒂丝痛苦而欢愉的叫喊着,被快感征服的健壮肉体肆意的摆动着,一双古铜色的乳球也摇曳起了波浪。

  蓓洛缇娅打开了箱子旁边的一个开口,然后拿出了一个木桶放在旁边,一个导管从孔洞中伸出,然后开始讲殷红的液体。

  「这个出口用来提取血液,虽然大多数料理都用不到,但蓓洛缇娅想还是会有人需要用到的!」精灵魔女骄傲的宣布到。

  承受着肢解酷刑的朱蒂丝依然高亢而曼妙的哀鸣着,但她没有一丝逃脱的意思,尽管她只要双手发力就可以脱离,但她已经决意将自己的美肉完全交给这未知的机械了。

  「腿……啊……它在切削我的……腿……骨头!骨头啊啊啊啊!!」「取肉完成的骨头也会被挑出来。」蓓洛缇娅说着,拿出了另一个木桶,放在一旁,箱子也自动裂开一个开口,然后,两根洁白的胫骨被抛了出来,然后在朱蒂丝的哀鸣中,更多的骨头被抛了出来——她的一双健美的双腿已经被去除了全部的美肉,卸下了骨头。

  「啊……呼……这回能……能装下了吧?诶?」话音刚落,朱蒂丝整个人都被吸入了那黑洞洞的进料口中,只留下双臂还在洞外。

  「那个,能请您把手放进去吗,蓓洛缇娅要关上开口了哦!打开的话,对烹调不太方便的说。」精灵魔女询问道。

  「可……可以l点继续吧!」朱蒂丝的声音从里面传出。听到这些,蓓洛缇娅关上了进料口的门,然后再一次,机关的声音开始轰鸣。

  「唔!呜噢噢噢噢!!!」少女凄美的哀鸣因为木箱的阻隔变得模糊不清,但其中绝望痛苦的快感显而易见,围观的女冒险者们都赞许的点了点头,有的人已经开始滴下淫水了。

  咔擦咔擦的断裂声,血肉撕碎的钝响,少女美妙尖锐的哀鸣不断响起,蓓洛缇娅毫不在意,她取出一个壶放到箱子旁,一个开口打开,导管被蓓洛缇娅放入了壶中。

  「如果侦测到产奶期的受刑者,箱子还会自动增加一道榨乳的程序哦!有没有人要尝尝牛奶呢?」蓓洛缇娅从壶中导出一杯牛奶,然后对着众人说道。
  「哈哈,来,让我也尝一下!」卡恩走上前来,也用自己的杯子接下一杯,饮尽。

  「啊……真是的,这只母牛应该被养在畜栏里面一辈子产奶!」卡恩有些遗憾的说道。

  「这是不可能的哦,队长,那位小姐是牛人族战士,不是乳牛族的,她不会接受那种邀请的。」狐女美季子说道。

  这只狐女站在卡恩的身边,而其他的队友都分散在一旁,看起来似乎是这段时间内最得宠的队员,不过这美季子确实有这份资格,这狐狸带着微笑的容颜给人以一种慵懒而华贵的温柔感觉,让人忍不住想要扑入她那柔软丰满的胸脯中,配合那身松垮垮的低胸短小的和服,让人忍不住站在她的身边就舒坦的放心下来。
  此时,箱子内的哀鸣声终于停止了,蓓洛缇娅看了看控制盘,然后说道:「现在看来里面的受刑者已经处刑完毕了……哎呀真糟糕,有谁知道这位小姐的名字吗?」这个问题让大家面面相觑,竟然谁也没想起来问一下她的名字?
  「嘛……反正空间戒指里面应该会有遗嘱的。」这是恰好,机关木箱又打开了一个开口,托出了一个木盘,上面乘着朱蒂丝剩下的遗物。一个染满鲜血的牛铃,带着一个被剪断的皮带,两个原本挂在乳房上的坠饰,还有她的阴环,蓓洛缇娅检查了一下,发现朱蒂丝的空间装备竟然是一个阴环?!

  「嗯,朱蒂丝小姐?遗嘱?诶?没有遗嘱吗?」蓓洛缇娅打开了无主的空间装备,但是一时间竟然找不到遗嘱?这不可能,每一位女冒险者都会在自己的随身空间装备中放上遗嘱,因为,在野外她们不仅仅会被魔物机关什么的杀死,偶尔也会被处死做成烤肉来吃,在城内,每一个少女都要做好随时接受处刑的准备,遗嘱当然要预备好了。

  过了一会,朱蒂丝的遗嘱终于从一个角落里被翻了出来,这份遗嘱很有朱蒂丝豪爽而怕麻烦的性格,直接指定自己被处死的时候离自己最近的男性继承一切即可。而一旁的冒险者中,只有卡恩一个男性,所以朱蒂丝的大斧和她的空间指环就都给了卡恩。

  这时,叮的一声响起,乘着装备的木盘缩回箱子,不一会又一次浮上来,这次端出了一盘香气四溢的小炒肉,蓓洛缇娅端起盘子放在了前台的桌子上。
  「小炒牛腿肉一份!大家都来尝尝,虽然比不上酒店的大厨们,但是蓓洛缇娅的机关是可以放进空间指环中带走的哦!大家没办法邀请厨师一起去冒险不是吗?」少女得意地介绍到。

  很快,一盘盘的肉食被端了上来,蒸熟的乳房,煎熟的肉片,水煮牛肉,烤牛排,各种肉食都被端了上来,显然进入机关的朱蒂丝小姐在被处死后,被好好的利用起来。

  不过吃着吃着,卡恩皱起了眉头,问道:「不对,蓓洛缇娅小姐,这肉量不对!那么大一只肉牛女,怎么可能只有这点肉呢?」此话一出,大家细想一下,确实也觉得不对,两米多高的朱蒂丝宰杀后能出多少肉大家都心里有数,这些显然是不够的。

  「当然啦!因为还有其他的做法呢!比如说,易于长期保存的牛肉罐头!」
  蓓洛缇娅说道,此时,正好那些牛肉罐头也被端了出来。

  玻璃瓶内装着高温烹煮过的牛肉和肉汤,被金属的平盖死死封住,显然正是用朱蒂丝的美肉制成的罐头!

  「就算是在冒险途中,受限于队伍的人数,大家也未必能完全享用一只女畜,所以蓓洛缇娅特别准备了罐头功能!虽然不能像真正的罐头那样保质期超长,大约只有一周左右,但是可以最大限度的保留美肉的风味哦!来,大家尝尝看!」
  蓓洛缇娅打开一罐罐头,将汤水和肉块一起倒出,大家品尝之后都点了点头,确实,损失了一些味道,但是要比一般的罐头好得多。不过此时,蓓洛缇娅却暗暗皱起了眉头,她又看了看其他的菜肴,心里有了决断,可此时,最后一道工序也完成了,一个透明的盒子乘着朱蒂丝带着牛角的头颅。

  蓓洛缇娅打开了盒子,取出了朱蒂丝的头颅放在桌面上,少女脸上的血迹已经被清理干净,表情也经过微调,变成了宁静祥和的样子,而且,这个头颅已经塑化完成了!

  「这个装置也提供快速塑化,这样大家就不用担心没办法带回同伴的美人头了,很贴心的设计吧?」「这可真是个不错的设计。」「确实,如果有这个,上回爱丽丝就不用……」下面的人群沸腾起来,这台机关确实解决了冒险小队面对的众多问题,而且看起来,似乎解决的非常完美。

  「不过……蓓洛缇娅小姐是吗?如果是毛茸茸的种族该怎么处理呢?这个机关也能处理好吗?」卡恩问道。

  「啊拉队长,您是在说我吗?」狐女妖媚的笑着说道,然后她换上了哀怨的表情说道:「难道队长已经讨厌美季子了吗?」「当然不,我可爱的肉狐狸,正是因为太喜欢你了,所以才想要吃掉你,你这样美丽的肉狐狸是不应该继续活下去的,我觉得现在是个处死你的好时机,不过如果你不喜欢的话,也无所谓。」
  「因为早晚我都要被你吃掉呢……呵呵,人家真是被你吃的死死的呢,队长。」
  美季子笑着对卡恩点了点头,然后转向蓓洛缇娅问道:「那么,能不能说一下你的机关会怎么处理我的尾巴呢?」「这一点已经考虑到了哦!蓓洛缇娅考虑过兽人族的各位了,像是美季子小姐这样的狐族或者其他尾巴的皮毛极佳的,尾巴都会被单独剪下来处理,比如说您的尾巴,可以制成一个围巾,这样您的队长就它可以拿来御寒了,蓓洛缇娅觉得这一定时间不错的礼物哦!」「呵呵,确实是不错的设计呢,队长你早就想要人家的皮毛了对吗?」美季子对着自家队长娇笑着说道。然后她有对蓓洛缇娅问道:「你这里能不能只提供生肉,不进行烹调呢?

  我家队长的烹饪技术不错了我想让队长亲自料理我的美肉,队长,可以吗?」
  「如果能办到的话,可以。」卡恩点了点头。

  「能做到哦,不过,蓓洛缇娅需要先进行一点调整!马上就好!」蓓洛缇娅说着,再度打开了进料口。她摘下自己的法师帽,一头绿色的长发飞散在风中,然后俯身探入了机器中。

  「哎呀呀,小妹妹,你可不要把自己宰掉了哦!」「没关系的,不会有问题哦!蓓洛缇娅的设计不会有问题的哦!」精灵少女愉悦的声音从箱子中传了出来。
  「唔……果然如此,那个,美季子小姐?能请您先脱光衣服吗?要彻底的裸体哦!人家发现设计果然还是有点问题,金属的饰品会造成一点麻烦,刚才朱蒂丝小姐的罐头,刀工就收到了影响……不完美。」蓓洛缇娅的声音传了出来。
  这个时候,朱蒂丝的牛肉罐头正被大家分食,可惜煮烂了的牛肉根本看不出刀工,大概只有设计者本人才知道这问题的原因吧?

  这时,机关内突然发出了一阵声响,然后传出了精灵少女一声柔嫩的惊呼。
  「怎么了?小姐?」美季子关切的问道并非是关心蓓洛缇娅,只是担心自己不能按时被处死而已,如果让队长和队友们因此挨饿可就不好了。

  「没关系,一点小毛病,不会有问题的!」少女一边说着,一边摆动着露在外边的臀部,似乎想用自己结实的臀瓣做出摆摆手的动作,但突然,少女的动作停住了。

  「诶诶诶?!!完了……」「怎么了?」美季子问道「呜呜……机关……机关启动了……蓓洛缇娅……蓓洛缇娅要被宰掉了……怎么办怎么办……蓓洛缇娅……蓓洛缇娅还不想死啊!唔唔啊啊啊!!

  机关再度开始运作起来,这一次首先运作的是榨乳系统,蓓洛缇娅的精灵乳汁被榨出,灌入了之前盛装朱蒂丝的牛奶的壶中。

  「不要……不要啊……不要榨乳……美季子姐姐快救救我……榨完乳汁,蓓洛缇娅……蓓洛缇娅就会被处死了啊!」「可是,要怎么做呢?」美季子看着控制盘,问道。

  「蓝色的按钮!蓝色的紧急取消按钮!!」「好的。」虽然所有人都觉得女孩子因为各种原因被处死没什么大不了的,不过既然当事人还不想死,那么救一下也是可以的。

  「啊啦啦?怎么没作用?」美季子迷惑的说道。

  「怎么会?难道是……不要!啊啊啊啊!!!好痛啊啊啊!!唔啊啊啊!!」
 ~灵少女绝望的悲鸣从木箱中穿出,少女洁白的臀瓣竭力的晃动着,试图把自己的身体拖出来,可是却一点进展都没有!

  「可以拔出来吗?」美季子问道「做不到……不可能啊啊啊啊!!!被锁住了,手……手啊……好痛!好痛可是…好舒服啊……不要……不要……蓓洛缇娅还不想死啊啊!!」可是她的声音中已经带着一丝发情的魅惑,显露在外的半身虽然仍在绝望的摇摆着,但粉嫩的肉裂却开始大股的流出清澈的淫水。

  「啊……不想死……可是……好舒服……不要……研究……研究……导师会继续的……所以……啊啊l点l点处死蓓洛缇娅啊!」少女愉悦的狂叫着,呼唤着死刑的降临,她外露的鲍鱼抽搐着将一股水煎喷射而出,然后,少女最后的绝叫穿透了木箱:「唔啊啊啊啊……」然后戛然而止,少女的后半身就这样瘫软了下来,除开淫水,金黄的圣水也喷涌而出,然后缓缓地,少女的下半身也被吸入了进料口。

  轰鸣的机械无情的运作起来,很快就按照为美季子准备的方案完成了工作,蓓洛缇娅清秀而首级被托了出来,然后一块块殷红的精灵美肉被装在半透明的盒子中冰镇起来放出,少女丰满的乳球和鲍鱼被单独的摘出,放在了最为显眼的位置。美季子看了看那些切好的肉块,又看了看蓓洛缇娅带着满足的微笑和高潮的余韵的头颅,点了点头,对自己的队长说道:「看来机关运作的很完美,那么队长,需要处死我吗?」卡恩走上前来最后一次深吻了美季子,然后说道:「当然,我可爱的肉狐狸,现在你就得被处死,你这样的肉狐狸一刻都不该多活呢!」
  「呵呵,您的夸赞真棒,我就是被这油嘴滑舌套住的吧?那么一会见了,亲爱的队长主人。」美季子看了看进料口,她这个进料口对于她来说足够宽大,她弯下腰,将整个人对折成了一个U字,然后将臀瓣塞进了进料口,就这样蠕动着,赤裸的肉狐狸钻入了进料口。而她的主人卡恩则检查了一下蓓洛缇娅的遗物,发现除了遗嘱之外,果然还有一份说明书。

  这是为了预备给买下测试机的买主的说明书,或者是在没有试验品,又没有志愿者的情况下蓓洛缇娅自己不得不作为试验体的情况下准备的。这种情况并不少见。

  「好了没有?主人?」「嗯嗯,这个按钮吗?」「诶?乳房?哦……开始榨乳了!唔……真舒服……主人,这机械的手法比您妙得多哦!」美季子的声音隐隐约约的传出。而此时,卡恩正在用自己的水壶接着美季子的乳汁。

  木箱中的少女淫乱的呻吟着,她坚持了好一段时间,显然,比起精灵少女,这位肉乎乎的女狐狸产乳量要多得多,只不过还是比不上天生的奶牛朱蒂丝罢了。
  「唔……挤不出来呢……主人,再见了哦……啊啊啊啊!!!」凄厉的惨叫加载快美的呻吟中响起,没有人看得见木箱中的肉狐狸在接受怎样的酷刑,但她的死亡确实是愉悦而痛苦的。

  已经盛入了两位少女的血液的容器终于装不下了,红色的鲜血撒落在地,不过盛装骨头的容器早就换过了,朱蒂丝的骨头是一个容器,原本用来装美季子的遗骨的容器则被用来盛装蓓洛缇娅的骨头,现在,卡恩则要用自己的容器来盛装美季子的骨骼。

  这些骨头没什么特殊的意义,被处死的美少女也不会被下葬,朱蒂丝的骸骨最后的结局,大概是被环卫工人拿去焚烧掉,蓓洛缇娅是意外被宰杀掉的,她的亲人朋友或许另有打算,至于美季子,卡恩的家中还有一只雌犬,一位犬族女兽人,那位大姐姐会很喜欢啃美季子的骨头,以及里面的骨髓的。

  哦,对了,既然朱蒂丝的骨头没人要,自己干脆也捡回去吧?喜欢啃骨头的那位姐狼一定会很高兴的。

  这时,美季子的肉块也被装盘托出了,卡恩想了想,虽然自己已经可以离开了,但还是叹息一声,做了把好人。

  他将蓓洛缇娅的机关收入了蓓洛缇娅的空间指环中,然后将蓓洛缇娅的肉块和美人头对方在一起,用她自己的斗篷包起来,塞入装满她的骸骨的木桶中,然后叫来一位快递员,按照蓓洛缇娅遗嘱上的地址寄了过去——他不得不自己支付邮费,因为他没时间和快递公司扯皮。

  队员们都很垂涎美季子的美肉呢,而且既然美季子这只肉狐狸被宰杀了,家里面另一只小狐狸也一定会吵着要接受处刑,看来回到驻地还得忙一阵子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