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都市激情  »  【风流无悔】(61-128)【作者:鱼吃我】
【风流无悔】(61-128)【作者:鱼吃我】
字数:23万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正文六十一征服表嫂五

  虽然还没有接到丁凝夏的两腿之间的那处微微隆起的耻骨上的肌肤,但是从丁凝夏的两腿之间散发出来的热力,却隐隐的喷到了刘成林的手上,又从刘成林的手中传到了刘成林的体内,刘成林感觉到,自己的兴趣,又慢慢的升了起来,一个正在自己的两腿之间不停的摇头晃脑的男性的生命的特征,也渐渐的坚挺了起来,在自己的跨下撑起了一个账蓬。

  睡梦中的丁凝夏可不知道刘成林的心中在想着什么,但是却能感觉到刘成林的身体在自己的挑逗之下,渐渐的热了起来,而且鼻息也渐渐的粗重了起来,丁凝夏听到刘成林那粗重的呼吸之声,芳菲心不由的微微的一荡,一个身体不由的转了过来,将刘成林的一只胳膊紧紧的搂在了怀里,身体也不由的慢慢的晃动了起来,用自己的胸前的那一对硕大的双峰,开始在刘成林的胳膊上摩擦了起来。
  而一张俏脸也不由的凑到了刘成林的脸旁,紧紧的将头靠在了刘成林的肩膀之上,睡梦中的丁凝夏不由的伸出了舌头,在刘成林的耳垂上轻轻的舔了起来。
  一直以来,都只有刘成林舔身边的诸女的耳垂的时候,却没有想到今天晚上,情况倒过来了,变成了丁凝夏开始轻舔着刘成林的耳垂,挑逗着刘成林,一种异样的感觉从刘成林的心中升了起来,不由的使得刘成林渐渐的忘了还有孙菲菲正躺在丁凝夏的身边熟睡着,开始轻轻的晃动起了头部,迎合起丁凝夏来了。
  刘成林感觉到,丁凝夏的一个灵活的舌头,正在自己的耳边不停的舔着,一阵阵的幽香从丁凝夏的嘴里喷了出来,撩拨着自己的情欲,使得刘成林那一只正紧紧的被丁凝夏搂在了怀里的手不由的动了起来,刘成林将手向下伸了伸,来到了丁凝夏的两腿之间,搭上了丁凝夏两腿之间的那处微微隆起的耻骨之上。
  顿时,一股淡淡的热力从丁识凝夏的两腿之间散发出来,打在了刘成林的手上,让刘成林的心中不由的微微一荡,不由的转过头来,迎上了丁凝夏的性感的嘴巴,丁凝夏感觉到了刘成林的举动,在睡梦中的她不由的心中一阵的快乐,无意识的张开了嘴,印上了刘成林的嘴唇。

  感觉到了丁凝夏的无意识的迎合,刘成林的心中也是一阵的激动,不由的伸手在丁凝夏的两腿之间狠狠的掏了一下,在惹得丁凝夏无意识的全身一颤后,喘息着喃喃的道:「表嫂,我太想你了,见到你以后,我就觉得自己的魂而都丢了一样,这一天来,我也无时无刻的不在想你,我在想你的双峰,想你的小腹,想你的两腿之间让我欲仙欲死的地方,在想你那丰满而浑圆的臀部,在想你那雪白在大腿,想你在床上放浪的样子,想你的香甜的舌头给人的男性生命特征带来的无比的快乐,在想你全身的每一个地方,每一寸的肌肤,在想着,如果有一天有机会的话,我都会将你扒光了,抚的你全身的每一寸有肌肤,亲吻你的两腿之间的那处让无数的男人为之疯狂的那女性身体最柔软最神秘的地方,并将我的生命特征伸入你的那美妙的身体,狠狠的抽插你,将你送上高潮,让你再也舍不得离开我。」

  丁凝夏开始做起了春梦,在睡梦中,丁凝夏听到了刘成林的话,不由的心中也是一阵的感动,不由的伸出舌头,在刘成林的脸上乱舔了起来,表示着自己心中的感动,但是越听到后来,觉得刘成林所说的越来越不像样子,不由的开始害羞了起来。

  而且,丁凝夏还感觉到,刘成林每说出自己身体的一个敏感的部位,就要伸手在自己的那里摸上一下,揉捏一下,在这种情况之下,丁凝夏不由的全身都热了起来,鼻息也渐渐的重了起来,丁凝夏只觉得,刘成林那露骨而火热的情话,正在撩拨着自己内心深处的情欲,使得自己的内心不由的渐渐的冲动了起来。
  一时间,房间内的响起了轻微的喘息的声音,丁凝夏在刘成林的脸上舔着的那种滋滋的声音,渐渐的响了起来,在空中形成了一道淫荡的乐章,刘成林首先行动了起来,一边用手继续的在丁凝夏的两腿之间的那处微微隆起的耻骨上温柔的抚摸着,一边也内侧过了身体,将本来放在丁凝夏两腿之间的那一只手也拿了出来,改为搂住了丁凝夏的头部,开始吻起了丁凝夏来。

  刘成林的嘴唇如雨点一般的落在了丁凝夏的美目上,额头上,性感的嘴唇上,小巧的下巴上,把个丁凝夏弄得是一阵的心慌意乱,那处让无数的男人为之疯狂的那女性身体最柔软最神秘的地方中,也开始微微的向外流出了少量的体液,而刘成林一边狂吻着丁凝夏,一边喘息着喃喃的道:「表嫂,我现在就要吻你,我要吻你有嘴唇,吻你的下巴,吻你的脸庞,吻遍你的全身,我要让你要我的热吻之下呻吟,我要让你在我的热吻之下浪叫,我要让你感觉到,我对你的爱,让你感觉到我的内心对你的渴望,感觉到我对你身体的迷恋,我要吻你千遍万遍,让你在我的热吻之下,渐渐的发情,让你在我的身下扭动你那美妙的胴体,我要让你永远的记住我,永远的记住今天晚上的我。」

  一边说着,刘成林一边的将正在丁凝夏的两腿之间的那处微微隆起的耻骨上不停的爱抚着的手拿了出来,将丁凝夏搂在了怀里,一只手紧紧的搂住了丁凝夏的双肩,而另一只手,则搭在了丁凝夏的双峰上,开始狠狠的对着丁凝夏的那一对硕大而丝毫不见下垂的双峰揉捏了起来,丁凝夏不由的嘴里发出了声欢快的呻吟,一双援敌也紧紧的搂住了刘成林的脖子,支撑着自己在刘成林的挑逗之下渐渐的发软的身体,一边扭动着身体,迎合起刘成林来。

  刘成林的一只大手,使命的在丁凝夏的双峰上揉捏着,使得丁凝夏的嘴里也不由的发出了梦幻般的呻吟声,刘成林看到怀里的可人儿,现在已经是美目微闭,睫毛轻抖,脸色绯红,一张性感的嘴唇更是微微的一张一合的,也不知在说什么。
            正文六十二征服表嫂六

  在刘成林的挑逗之下,丁凝夏的一个高耸的双峰,更是用力的向着刘成林的手的方向挺了起来,迎合着刘成林的大手对自己的双峰的揉捏,一双丰满而笔直的大腿,也不由的紧紧的将刘成林的一条大腿夹在了中间,开始用自己的两腿之间的那处女性的身体最柔软最神秘的微微隆起的三角地带,在刘成林的大腿上摩擦了起来。

  刘成林看到丁凝夏的嘴巴一张一合的,不由的吧耳朵贴到了丁凝夏的嘴巴上,想听听丁凝夏在说些什么,刘成林的耳朵一贴近丁凝夏的耳朵,丁凝夏的那媚得让人骨头发酥的话语,就钻入了刘成林的耳朵:「老公,好人儿,我想死你了,用力的揉捏我的迷迷吧,我愿意你这样的对待我,只有这种,我才会舒服,才会感觉到你的男人的粗壮,才会快乐得起来。用点力,好好的抚摸抚摸我,我的心中好寂寞呀,老,你知道吗,每一次,你都给我带来了无比利时新鲜的感觉,我愿意,永远和你在一起,永远的接受你的爱抚。」

  这声音,用丁凝夏的那媚得让人发软的语言说出来,刘成林听到以后,便方下了心,知道那睡梦中的丁凝夏将自己当成了表哥了,这一放下心来,刘成林不由的更加的兴奋了起来,心中也升起了对丁凝夏的身体的占有的欲望,在这种欲望的趋使之下,刘成林不由的更加用劲的在丁凝夏的双峰上捏了起来。

  同时,刘成林的一张嘴也印在了丁凝夏的嘴唇之上,伸出了自己那灵活的舌头,就想要要撬开丁凝夏的那微微的闭着的性感的嘴唇,用舌头在丁凝夏的嘴里搅动,吮吸丁凝夏的香津。丁凝夏体会到了刘成林的动作,感觉到刘成林渐渐的放开了自己,不由的欢快的呻吟了一声,一张小嘴也微微的张了开来,一个灵活的舌头也伸了出来,和刘成林的舌头纠缠在了一起。

  刘成林看到丁凝夏的那迷死人不偿命的媚态,感觉着丁凝夏心中的渴望和冲动,体会着丁凝夏身体内的冲动的热情,一颗心,不由的又在丁凝夏的那种成熟的妇人的挑逗之下,渐渐的活了起来,刘成林只觉得,丁凝夏躺在自己的怀里,让自己的心中就像是有一团火在燃烧一样,就想狠狠的在丁凝夏那美妙的胴体上发泄自己,将丁凝夏的身体揉成碎片。

  在这种感觉的趋使之下,刘指成林不由的深深的吸了一口气,一边继续的和丁凝夏的那香软的舌头纠缠在一起,一边伸出了那只正在丁凝夏的双峰上狠狠的揉捏的手,开始用颤抖着的手,开始解丁凝夏的衣带。丁凝夏感觉到了刘成林的动作,不由的舒张开了身体,无意识的配合着刘成林的行动。

  丁凝夏的配合,让刘成林的心中不由的一热,一只正在解着丁凝夏的衣扣的手,却不知怎么的抖动了起来,使得刘成林怎么样也解不开丁凝夏的衣扣,这一下,刘成林连汗也急出来了,丁凝夏看到刘成林的样子,不由的在刘成林的怀里伸了个懒腰,嘴里腻声的道:「老公,不要急吗,看你的样子,可别把我的衣服给弄坏了。」

  刘成林正因为解不开丁凝夏的衣服而正在那里着急上火的,听到丁凝夏的那妩媚的声音,虽然知道那话不是说给自己听的,但丁凝夏的话更等于是在火上浇油一样,刘成林不由的一阵的邪火上升,一只正在解开丁凝夏的衣扣的手上无形中用上了劲,只听得一声轻微的撕的一声,那维系着丁凝夏的衣服的衣扣,无声的断裂了。

  丁凝夏的衣服一下子没有了束缚,不由的欢快的飘到了丁凝夏的身体的两侧,露出了丁凝夏的那白玉般的胸脯以及那正被内衣紧紧的包裹着的双峰,刘成林看到,那正被丁凝夏的内衣紧紧的包裹着的双峰,正随着丁凝夏的剧烈的呼吸,而不停的晃动着,在自己的眼前泛起了一层层的乳浪,从双峰中散发出来的一阵阵的乳香味,仿佛还带着一丝丝的热气,让刘成林不由的深深的陶醉在其中,甚至忘了下一步的行动,而是迷离着双眼,看着丁凝夏那诱人的双峰。

  丁凝夏突然感觉到刘成林不动了,一个身体也不由的又在刘成林的眼前扭了扭,一双本来搂住了刘成林的脖子的手,也渐渐的用起劲来,将刘成林的头部向着自己的双峰的方向按压着,嘴里也不上的娇喘着道:「老公,来吧,你喜欢的话,就亲亲它吧,我早就准备好了的。」

  听到丁凝夏的话,刘成林再也忍不住的顺着丁凝夏的手的用力的方向低下了头,将自己的头深深的埋在了丁凝夏的双峰之间,丁凝夏不由的欢快的呻吟了一声,不由的挺身而出起了胸膛,将自己的双峰隔着那一层薄薄的内衣,紧紧的贴在了刘成林的脸上。

  刘成林感觉到,丁凝夏的双峰上传来的一阵阵的温热的感觉,让自己不由的更加的兴奋了起来,一个埋在了丁凝夏的双峰中间的面部,不由的开始轻轻的在丁凝夏的双峰中间摩擦了起来,刘成林感觉到,丁凝夏的上身所穿的那一件薄薄的内衣,也不知是什么料子做成的,虽然隔在了自己和丁凝夏的双峰中间,但是就像是不存在一样,使得丁凝夏双峰间的那种温热而细腻的感觉是那么的真实。
  而丁凝夏感觉到,刘成林的嘴里呼出来的热气,一阵阵的扑在自己的双峰间那娇嫩的肌肤上,使得自己的心中又酥痒难耐了起来,丁凝夏觉得,自己除了双峰上的感觉还较优为充实外,其他的地方,已经是寂寞难耐了,在这种感觉的趋使之下,丁凝夏不由的抓起了刘成林的一只手,引导着刘成林向着自己的两腿之间伸了出去,嘴里也不由的喃喃的低声道:「老公,来,我的这里痒得好难受,你帮我摸摸他。」

  一边说着,丁凝夏那一双本来紧紧的夹着刘成林的大腿,用自己的两腿之间的微微隆起的耻骨在刘成林的大腿上摩擦的大腿不由的松了开来,放开了刘成林的大腿,反而将腿张得开开的,将刘成林的手引导着搭在了自己的两腿之间的那处微微隆起的女性的身体最柔软最神秘的让无数男人为之疯狂的微微隆起的三角地带之上,然后,丁凝夏长长的舒了一口气,开始慢慢的体会着那久违了的男性的气息,睡梦中的丁凝夏只觉得自己的内心一片的充实,在这种情况之下,丁凝夏不由的小声的呻吟了起来。

  刘成林感觉到,自己的手来到了一个温暖如春的地方,那里散发出来的热气,就让刘成林心中喜欢不已,更听到了丁凝夏的喃喃自语,刘成林怎么还忍受得住,刘成林不由的张开了手掌,将整个的手掌都盖在了丁凝夏两腿之间的那处微微隆起的地方,爱不释手的在上面抚摸了起来。

  刘成林感觉到,丁凝夏的两腿之间的那处微微隆起的耻骨上面的肌肤,是那么的软和,让自己的手掌按上去了以后,有一种说不出来的舒服的感觉,在这种感觉的趋使之下,刘成林不由的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将自己的手掌紧紧的按在了丁凝夏的两腿之间的那处微微隆起的耻骨之上,一动不动的感受起丁凝夏那里的温暖和软和起来了。

  从刘成林的手掌上散发出来的热力,一阵一阵的扑到了丁凝夏的两腿之间,透过了丁凝夏两腿之间那正紧紧的饰着自己微微隆起的衣服,来到了丁凝夏的那处让无数的男人为之疯狂的那女性身体最柔软最神秘的地方,又在丁凝夏的那处让无数的男人为之疯狂的那女性身体最柔软最神秘的地方散发开来,惹得丁凝夏不由的全身都热了起来。

  丁凝夏不由的嘴里发出了荡声的呻吟,一双搂住了刘成林的脖子的手,也不由的渐渐的加大了力度,使劲的将刘成林的头部向着自己的双峰的方向挤压着,好像想让刘成林的头永远的留在那里一样,丁凝夏的动作显示着,她已经是春情萌动了。

  随着丁凝夏的渐渐的用力,刘成林感觉到,自己的脸和丁凝夏双峰上娇嫩的肌肤结全得越不越紧密了起来,刘成林不由的心头一热,另一只手,也不由的搭在了丁凝夏的一个双峰之上,开始在丁凝夏的双峰上抚摸了起来,隔着一层薄薄的内衣,但是刘成林仍然能感觉到,丁凝夏的双峰是那么的饱满,那么的坚挺,那么的让人爱不释手。

  在这种感觉的趋使之下,刘成林一边用脸在丁凝夏的一个双峰上摩擦着,一边用一只手在丁凝夏的另一个双峰上揉捏着,同时,刘成林的另一只按在了丁凝夏的两腿之间的那处微微隆起的耻骨上的手,也不由的慢慢的旋转了起来,用自己的掌际,开始在丁凝夏的两腿之间的那处微微隆起的耻骨上摩擦了起来,挑逗着丁凝夏的性欲。

  丁凝夏感觉到,刘成林的脸和手,正在自己的身体上的各个敏感的部位不停的抚摸着摩擦着,让丁凝夏不由的感觉到一阵阵的快感从体内升了起来,丁凝夏不由的更加的兴奋了起来,一个娇躯也像蛇一样的在刘成林的抚弄之下扭动了起来,嘴里的呻吟声也渐渐的大了起来。

  刘成林保持着那个姿势,在丁凝夏的身体上玩弄了好久以后,又感觉到意尤末尽了起来,在这种情况之下,刘成林不由的停止了对丁凝夏的身体的抚弄,而是爬了起来,开始轻手轻脚的替丁凝夏宽衣解带了起来,很快的,丁凝夏就在刘成林的双手的活动之下,变得一丝不挂了起来,那一个雪白的丰满的,充满了成熟女性的魅力的胴体就尽情的展现在了刘成林的眼前。丁凝夏感觉到了一阵的凉意,在轻轻的叹息了一声后,不由的伸出手来,放在了自己的两腿之间的那处微微隆起的耻骨上,盖住了两腿之间三角地带的那密密的草丛。

  丁凝夏的无意识表现出来的那种娇羞的样子,让刘成林不由的更加的兴奋了起来,看到丁凝夏那展现在自己的面前的那绝美的人体,刘成林不由的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开始从丁凝夏的发际开始,对着丁凝夏的身体亲吻了起来,刘成林先是低下头来,在丁凝夏的头发上轻轻的吻了起来,从丁凝夏的头发上散发出来的一阵阵的淡淡的发香味,让刘成林不由的有点陶醉了起来,不由的张大了嘴,将丁凝夏的一缕秀发含在了嘴里,用舌头轻轻的舔了起来,丁凝夏感觉到,刘成林对自己的头发也是那么的爱不释手,不由的心中一热,嘴里也不由的发出了淡淡的呻吟声。

  丁凝夏感觉到,刘成林的鼻子里呼出来的热气一阵阵的扑打在自己的脸上,让自己懒洋洋的有一种说不出来的舒服,但是现在,刘成林的一个身心却都放在了自己的秀发让,使得自己的整个的身体都不由的觉得空虚了起来,丁凝夏只觉得,自己体内的渴望和冲动越来越强烈,不由的开始在床上像水蛇一样的扭动起了身体,好像是在用自己的身体摩擦床单来发泄着自己内心的冲动和快感,又像是在用身体语言在向着刘成林述说着自己内心的渴望。

  刘成林当然知道丁凝夏的心中在想什么需要什么但是,刘成林却仍然不急不慢的滑动着头部,将嘴唇印上了丁凝夏的额头,刘成林心中想的是,要将丁凝夏抚弄得欲火焚身之际,才会狠狠的进入到丁凝夏的身体,让丁凝夏永远也不会忘记自己,所以,刘成林还是强忍着想要将丁凝夏就地正法的念头,在在丁凝夏的额头上留下了一片火热的印迹后,又将嘴唇缓缓的向下移动着,开始深情的吻起丁凝夏那弹指可破的脸庞来。

  丁凝夏只觉得刘成林的火热的嘴唇从自己的额头滑到了自己的脸庞之上,所到之处,都留下了一片片的火热,到了这个时候,丁凝夏只觉得自己体内的冲动和渴望越来越强烈,都有点不能自己了起来,一双手,也不由的紧紧的搂住了刘成林的手臂,仿佛只有这样,心中的那团火焰才会下去一点,自己的心中才会好受一点。

  刘成林闻着丁凝夏的身体中散发出来的一阵阵的成熟妇人的幽香,一颗心也不由的陶醉了起来,一个嘴唇在丁凝夏的脸庞上留下了一片火热的印迹后,才渐渐的向下滑动着,来到了丁凝夏的双峰上,丁凝夏不由的欢呼了一声,一双手也不由的松开了刘成林的手臂,改为紧紧的抓住了刘成林的头部,用劲的将刘成林的头向着自己的双峰的方向按压了下去,想让刘成林在自己的双峰上的活动更加的剧烈一些,给自己带来更为强烈的快感。

  刘成林体会到了丁凝夏用身体语言给自己做出的暗示,不由的深深的将自己的头埋在了丁凝夏的双峰之间,从丁凝夏的双峰上散发出来的一阵阵的乳香味,是那么的香甜,那么的清润,刘成林不由的张开了鼻子,开始贪婪的呼吸起丁凝夏的双峰间散发出来的那股好闻的味道起来了。

            正文六十三征服表嫂七

  刘成林的嘴里呼出来的热气,一阵阵的打在了丁凝夏胸前的那一片的娇嫩的肌肤之上,不停的钻入丁凝夏的体内,撩拨着丁凝夏的那本来就已经是春潮涌动的心扉,在这种一浪高过一浪的快感的刺激之下,丁凝夏的那处让无数的男人为之疯狂的那女性身体最柔软最神秘的地方中的体液,更是源源不断的流了出来,很快的打湿了那处让无数的男人为之疯狂的那女性身体最柔软最神秘的地方的边缘,使得丁凝夏的两腿之间,看起来是那么的淫荡而充满了诱惑,刘成林一边贪婪的呼吸着丁凝夏的双峰之间散发出来的阵阵的乳香味,一边开始用自己的下巴上的硬硬的胡子,开始在丁凝夏双峰间的娇嫩的肌肤上扎了起来,一阵阵的酥痒的感觉从丁凝夏的双身上传到丁凝夏的心中,让丁凝夏嘴里的呻吟声不由的渐渐的大了起来。丁凝夏的那媚到了骨子里的呻吟声,更加的刺激着刘成林的性欲。
  刘成林到了此刻,也不由的觉得自己的心中好像有一团火在燃烧一样,不由的一张嘴,咬住了丁凝夏的一边双峰上的娇嫩的肌肤,开始用牙齿在那里轻轻的搔刮了起来,丁凝夏只觉得一阵阵的略带着一点点痛疼的快感觉从双峰间升了起来,不由的嘴里浪叫了起来:「老公,你弄得我好舒服呀,好人,你真的会弄,啊,啊,我,我要死了,啊,好舒服呀。」

  随着丁凝夏发出着浪叫,丁凝夏的脸上也渐渐的出现了意乱情迷的神色,一双手更是拼命的将刘成林的头部向着自己的双峰的方向按压着,刘成林看到,丁凝夏的身体因为太过快乐的缘故,全身的皮肤都渐渐的出现了潮红,看到丁凝夏的那淫荡的样子,听着丁凝夏的淫声浪语,刘成林不由的伸出一只手来,开始抓住了丁凝夏的一边双峰,狠狠的揉捏了起来,而刘成林的那正在丁凝夏的双峰间摩擦着的脸也不由的微微一偏,一张嘴就将丁凝夏珠一边双峰含在了嘴里,开始贪婪的吮吸了起来。

  刘成林的这样的双管齐下,丁凝夏不由的全身一阵的颤抖,一双雪白的大腿也不由的抬了起来,在空中乱晃着,宣泄着内心的冲动和快乐,丁凝夏只觉得刘成林给自己=带来的快乐是那么的真实,那么的强烈而又刺激,在这种情况之下,丁凝夏不由的眼神都开始迷离了起来,一双眼睛也不由的开始翻起了白色,可以感觉到,丁凝夏似乎已经达到了快乐的颠峰。

  刘成林感觉到了丁凝夏的身爱体上的变化,不由的更加的兴奋了起来,一只在丁凝夏的双峰上不停的揉捏着的手,不由的渐渐的加大了力度,到了后来,刘成林几乎是使出了全身的力气揉捏起丁凝夏的一边双峰来,同时,刘成林不由的张大了嘴巴,开始大力的吮吸起丁凝夏的双峰来,将丁凝夏一边双峰的大半截都吸入到了嘴里,直到自己的嘴巴装不下了,才停止了对丁凝夏双峰的吮吸,然后,刘成林又将丁凝夏的双峰吐出来,再吸进嘴里,如此的反复,在刘成林的用尽了全身的力气的挑逗之下,丁凝夏不由的大叫了一声,一个身体不由的拱了起来,一双手,也死死的抓住了刘成林的头发,全身都颤抖了起来,喉里也不由的发出了啊啊的声音,随着丁凝夏的嘴里发出的啊啊的声音,一大股的尿液混合着丁凝夏的体液,从丁凝夏的两腿之间喷射了出来,飞溅在了床上,而丁凝夏在喷潮后又过了好久,才慢慢的停止了身体的颤抖,开始躺在床上,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脸上也全是快乐和满足的神色。

  刘成林看到丁凝夏的样子,不由的心中一荡,没有想到,丁凝夏竟然如此的淫荡,想到丁凝夏的那达到高潮后的欲仙欲死的样子,刘成林不由的又开始在丁凝夏的身体上抚摸了起来,刘成林的手和头部慢慢的滑过了丁凝夏的双峰,渐渐的向下滑动着。

  而丁凝夏此刻,只觉得自己的全身的力气好像都被刘成林掏空了一样,只能是软软的躺在了床上,任由着刘成林的头部在自己的身体上游走着,撩拨着自己的情欲,刘成林知道丁凝夏刚刚过到了高潮,也不由的放慢了节秦,开始温柔的在丁凝夏的那个增坦而光滑的小腹上舔了起来,一边舔着,刘成林还伸出了一只手,在那刚刚丁凝夏喷潮的地方摸了一下,在自己的手上沾满了丁凝夏两腿之间喷出的那尿液混合着体液的液体后,才抬起了身体,交那沾满了那丁凝夏的体液的手放到了自己的鼻子前,顿时,一股女性的两腿之间的特有的幽香混全着尿液的味道冲入刘成林的鼻腔,刺激得刘成林不由的蠢蠢欲动了起来。

  而丁凝夏仿佛看到了刘成林的动作一样,脸上不由的泛起了一丝娇羞的神色,刘成林看到丁凝夏那娇羞的样子,不由的心中微微一乐,决心将丁凝夏挑逗到底,因此,刘成林不由的又将那只沾着丁凝夏的两腿之间喷出来的体液混合着尿液的手向自己的嘴边凑了凑,喃喃的道:「真香,味道好得很哪。」

  睡梦中的丁凝夏仿佛听到刘成林那挑逗的话语一样的,不由的一阵的心慌意乱,正在这时,刘成林又将手伸到了那丁凝自的嘴边,喃喃的道:「表嫂,真的好香的,不信的话,你尝一尝。」

  无意识中的丁凝夏仿佛听到了那刘成林的话一样的,不由的伸出舌头,在刘成林的那只沾满了自己的体液和尿液的混合物的手上舔了起来,刘成林的手上的尿骚味和那两腿之间特有的幽香混合在一起的味道,从丁凝夏的舌头传入到丁凝夏的心里,使得丁凝夏不由的涨红了一经俏脸,同时,丁凝夏想到了自己现在所尝的正是自己的两腿之间喷出来的羞人的东西,不由的一种异样的感觉从内心的深处升了起来,使得丁凝夏的鼻息不由的粗重了起来,那原来本因为高潮而渐渐的消散下去了的情欲又渐渐的升了起来,丁凝夏的眼中,不由的又开始闪动起了情欲的光芒,一个雪白而丰满的身体不由的又扭动了起来,而这时,躺在那丁凝自的身边的孙菲菲却发出了轻微的鼾声,那样子,显然是熟睡过去了的。

            正文六十四征服表嫂八

  刘成林费了这么大的劲,要的就是丁凝夏的这种表情,虽然明明知道那丁凝夏还是在睡梦中,但看到丁凝夏那妩媚的脸庞和娇羞的表情后,刘成林知道自己的目的已经达到了,因此,刘成林不由的收回了正被丁凝夏舔着的手掌,一个转身,又来到了丁凝夏的小腹之上,不过这一次,刘成林却并没有去动丁凝夏的小腹,而是将头凑到了丁凝夏的小腹的顶端,开始观察起丁凝夏的两腿之间的那处微微隆起的耻骨上面的风景来了。

  恍惚间,丁凝夏感觉到,刘成林嘴里呼出来的热气,一阵一阵的喷在了自己的两腿之间的那微微隆起的那处女性最柔软最神秘的三角地带之上,一阵阵的酥痒的感觉从两腿之间传到了丁凝夏的心中,使得丁凝夏的心中不由的一阵的娇羞,一双玉腿也不由的微微的闭了起来。

  可是,丁凝夏的这一微微闭起了双腿,就使得丁凝夏的两腿之间的那处微微隆起的那处女性最柔软最神秘的三角地带受到挤压,使得丁凝夏的两腿之间的那处微微隆起的那处女性最柔软最神秘的三角地带上的肌肤显得更加的突出了,刘成林看到,丁凝夏的两腿之间的那处微微隆起的那处女性最柔软最神秘的三角地带是那么的在自己的眼前突出了出来,而且,本来正在那那处女性最柔软最神秘的三角地带上软软的扒着的阴毛,也正随着自己的呼吸,一摆一摆的,使得丁凝夏的两腿之间充满了诱惑。

  刘成林看到了丁凝夏的两腿之间那突出的那处女性最柔软最神秘的三角地带,仿佛闻到了那上面散发出来的一阵一阵的女性两腿之间的特有的味道,刘成林就如同一个饿了好几天的人,正好看到了一个馒头,而且那个馒头上还散发着热气,刘成林不由的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就将脸贴在了丁凝夏的两腿之间的那处微微隆起的那处女性最柔软最神秘的三角地带上,开始感受起那种软绵绵的感觉来。
  丁凝夏的两腿之间的那处微微隆起的那处女性最柔软最神秘的三角地带上的阴毛,也开始在刘成林的脸上摩擦了起来,那种痒痒的酥酥的感觉,让刘成林不由的心神荡漾了起来,刘成林不由的开始慢慢的晃动起了脸部,让自己的脸在丁凝夏两腿之间的那处微微隆起的那处女性最柔软最神秘的三角地带子里摩擦了起来。

  同时,刘成林不由的微微的座闭上了双眼,开始用心的体会起了丁凝夏的两腿之间在自己的脸上摩擦时给自己带来的那种异样的感觉来了,也不知是怎么回事,丁凝夏的那处女性最柔软最神秘的三角地带上的阴毛,正随着刘成林的呼吸而轻轻的摆动着,有一根阴毛正轻轻的贴在了刘成林的嘴唇上,轻轻的摩擦起了刘成林的嘴唇来。

  刘成林只觉得自己的嘴唇处痒痒的,不由的心猿意马了起来,一张嘴,就将丁凝夏的那根阴毛含在了嘴里,用牙齿紧紧的咬住了后,开始慢慢的扯动起了那根阴毛来,丁凝夏只觉得两腿之间有点微微的吃痛,不由的微微的皱起了眉头,一个屁股也不由的轻轻的晃动了起来,想缓解一下两腿之间传来的那一阵阵的痛疼的感觉。可是丁凝夏这样一来,等于是在用自己的行动迎合着刘成林的脸在自己的两腿之间的那处微微隆起的那处女性最柔软最神秘的三角地带上的摩擦,刘成林感觉到了丁凝夏身体上的行动,不由的心中暗喜了起来,不由的嘴上微微的一用劲,就将丁凝夏的那根阴毛给扯了下来。

  丁凝夏不由的啊的叫了一声,一个身体也不安的扭动了两下,刘成林不由的从丁凝夏的两腿之间抬起了头来,看了看丁凝夏,看到丁凝夏的脸上虽然露出了痛苦的表情,但是更多的却是快乐和满足,看到这里,刘成林不由的将手伸了出来,摸在了丁凝夏的那两条洁白如玉的大腿上,从刘成林的这个角度看过去,丁凝夏的大腿是那么的丰满而笔直,刘成林不由的吞了一口口水,一双手,也不由的慢慢的在丁凝夏的那光滑的大腿上抚摸了起来。

  刘成林一边抚摸着丁凝夏的那光滑的大腿,一边手上也不由的微微的用起了劲来,就想要分开丁凝夏的大腿,好让自己仔细的欣赏一下丁凝夏两腿之间的那道迷人的风景,丁凝夏也体会到了刘成林的意图,一阵的娇小玲珑羞传来,让丁凝夏不由的想要夹起双腿,不让刘成林得逞,但是体内渐渐的升起的情欲,却让丁凝夏的身体背叛了丁凝夏内心的想法,丁凝夏不由的微微的张开了大腿,让自己的两腿之间的无限的风光尽情的展现在了刘成林的眼前,同时,丁凝夏还不由的挺起了屁股,让自己两腿之间的风景更加的暴露了出来,让刘成林更好的欣赏起自己两腿之间的美妙风景来。

  刘成林看到,丁凝夏的两腿之间正是一片的洪水泛滥,那两片本来紧紧的包裹着丁凝夏的那处让无数的男人为之疯狂的那女性身体最柔软最神秘的地方的嫩肉,也因为丁凝夏刚刚达到过一次高潮,从而使得它们还在向外翻着,一个那处让无数的男人为之疯狂的那女性身体最柔软最神秘的地方丝毫没有保留的展现在了刘成林的眼前。

  而那那处让无数的男人为之疯狂的那女性身体最柔软最神秘的地方的洞口,正在缓缓的向外流着体液,那体液,在黑暗中,发出了淡淡的光芒,使得丁凝夏的两腿之间看起来是那么的淫荡,看到丁凝夏的两腿之间的那种淫荡的样子,刘成林不由的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强压制住了自己内心强烈马的想将插入丁凝夏的那处让无数的男人为之疯狂的那女性身体最柔软最神秘的地方体会丁凝夏的那处让无数的男人为之疯狂的那女性身体最柔软最神秘的地方给自己带来的欲仙欲死有感觉的冲动,而是,贪婪的呼吸了几下丁凝夏的两腿之间散发出来的那阵阵的幽香后,才将一个头部伸到了丁凝夏的两腿之间,在那里亲吻了起来。

  一阵阵的女性的身体最深处的味道,从那微微的闭着的丁凝夏的两腿之间的那处微微隆起的三角地带上散发出来,诱惑着刘成林的神经,使得刘成林体内的冲动已经快要达到极点了。

            正文六十五征服表嫂九

  刘成林现在已经基本掌握到了挑逗丁凝夏的诀窍,因此,刘成林将头深深的埋在了丁凝夏的两腿之间后,并没有急着伸出舌头去舔丁凝夏的那迷死人不偿命的那处让无数的男人为之疯狂的那女性身体最柔软最神秘的地方,而是不停的在丁凝夏的两腿之间的大腿根部转动着头部,让自己的脸在丁凝夏的两腿之间的大腿根部的娇嫩的肌肤上摩擦了起来,刘成林的这一举动,使得自己的下巴上那硬硬的胡子,也跟着在丁凝夏大腿根部的娇嫩的肌肤上摩擦了起来。

  丁凝夏只觉得,自己的大腿根部被刘成林弄得是一阵的酥痒,不由的全身仿佛也被这阵酥痒感染着,丁凝夏不由的微微的夹起了双腿,想要缓解一下自己内心深处的那种酥痒难耐,但是这样一来,丁凝夏却将刘成林的头微微的夹在了自己的两腿之间,更是增加了自己的大腿根部和刘成林的脸部的摩擦力度,使得丁凝夏的那种酥痒的感觉更加的真实了起来。

  刘成林可不知道丁凝夏为什么会有这样的举动,但是丁凝夏的举动却让刘成林欣喜不已,从丁凝夏的两腿之间散发出来的那阵阵的女性特有的幽香更加的浓密了,刺激着刘成林的神经,使得刘成林不由的也开始喘息了起来,从嘴里呼出来的热力一阵阵的钻入到了丁凝夏的身体的深处,让丁凝夏不由的又全身开始微热了起来。

  在这种刺激的感觉之下,丁凝夏的鼻尖上不由的渗出了细细的汗珠,一个身体也不由的剧烈的扭动了起来,在向刘成林述说着自己体内的快感和冲动,刘成林感觉到丁凝夏的两腿之间的大腿根部传来的一阵阵的温热而细腻的感觉,从自己的脸上传到了自己的内心深处,让自己的心中不由的更加的兴奋了起来,在这种情况之下,刘成林不由的伸出了舌头,轻轻的在丁凝夏两腿之间那外翻的粉红色的嫩肉的微微突起上,轻轻的舔了一下。

  丁凝夏就像是触电一样,不由的全身一阵的酸软,嘴里不由的又开始发出了淡淡的呻吟声,刘成林看到,丁凝夏对自己的那处粉红色的突起那么的敏感,不由的兴至大发了起来,伸出灵活的舌头,开始在丁凝夏的那个粉红色的突起上不停的舔了起来,这一下,丁凝夏再也受不了了,一个丰满的娇躯不停的颤抖了起来,嘴里的呻吟声也渐渐的大了起来,一阵阵的酸软的感觉,从丁凝夏的两腿之间的那处粉红色的突起上传来,让丁凝夏几乎不能自己了起来,丁凝夏不由的伸出了颤抖的手,抓住了刘成林的头部,低声的哀求道:「老公,不要动那里了,求求你了,你再动那里,我会死的,哪里还有力气来服侍你呀。」

  听到了丁凝夏的哀求,刘成所林不由的心中微微一乐,不由的停止了对丁凝夏两腿之间的那处粉红色的突起有搔刮,转而将舌头伸到了丁凝夏的那处让无数的男人为之疯狂的那女性身体最柔软最神秘的地方的洞口,在那时搅动了起来,丁凝夏刚刚感觉到刘成林停止了对自己的身体的最敏感的地方的搔刮,但是一口气还没有缓过来,又感觉到刘成林的舌头又伸到了自己的那处让无数的男人为之疯狂的那女性身体最柔软最神秘的地方的洞口,一阵异样的感觉传来,让丁凝夏不由的又开始扭动了身体,嘴里也咬牙切齿的骂了起来:「老公,你个鬼东西,你,你弄得我死去活来的,你,你好坏呀,你,你,你让我全身都痒了起来,老公,我恨死你了。」

  丁凝夏的嘴里虽然这么说着,但是脸上的欲仙欲死的表情和不断的挺动着屁股迎合着刘成林的舌头对自己的那处让无数的男人为之疯狂的那女性身体最柔软最神秘的地方搅动的行动,却暴露了丁凝夏内心深外的真实的想法,在这种情况之下,刘成林不由的用舌头在丁凝夏的那处让无数的男人为之疯狂的那女性身体最柔软最神秘的地方中搅动得更加的起劲了起来,存心将丁凝夏的魂儿都挑逗了起来。

  丁凝夏感觉到,刘成林的那一个灵活的舌头正在自己的那处让无数的男人为之疯狂的那女性身体最柔软最神秘的地方中搅动着,撩拨着自己体内的情欲速,丁凝夏只觉得刘成林的舌头是那么的灵活,那么的润软,让自己边指头的末梢都感觉到了快乐,丁凝夏不由的开始大声的呻吟了起来,眼中也渐渐的出现了迷离的神色。

  刘成林在丁凝夏第一次达到了高潮后,也顾不得丁凝夏的两腿之间还流着尿液和体液的混合液体,一个头再一次的深深的埋在了丁凝夏的两腿之间,一个灵活的舌头,更是开始在丁凝夏的两腿之间的那个能让无数男人为之疯狂的那处让无数的男人为之疯狂的那女性身体最柔软最神秘的地方的边缘舔了起来。

  刘成林感觉到,丁凝夏的那处让无数的男人为之疯狂的那女性身体最柔软最神秘的地方在自己的舌头的一阵搔刮之下,又开始轻轻的蠕动了起来,一双雪白的大腿不由的微微的夹住了刘成林的头部,一双手,也放在了刘成林的头上,微微的用劲将刘成林的头部向着自己的两腿之间的方向挤压着,一个肥大的臀部,也不由的微微的抬了起来,使得自己的两腿之间的那处让无数的男人为之疯狂的那女性身体最柔软最神秘的地方在刘成林的面前暴露得更加的彻底一些,方便着刘成林的舌头对自己的两腿之间的搔刮,那处让无数的男人为之疯狂的那女性身体最柔软最神秘的地方在刘成林的舌头的搔刮之下,又渐渐的流出了体液。
  刘成林没有想到,丁凝夏竟然如此的耐战,要是换了一般的女人,在到达了快乐的极点后,虽然心中可能会因为女性的生理特点还会有冲动的欲望,但是,身体却是支撑不了而只能将那股欲望压制在心中,可是没有想到,丁凝夏在达到了高潮后,这么迅速的又进入了角色,这个发现,让刘成林欣喜不已,刘成林一边继续的将头深深的埋在了丁凝夏的两腿之间,用舌头在丁凝夏的那两腿之间的那处让无数的男人为之疯狂的那女性身体最柔软最神秘的地方中不停的搅动着,一边伸出了双手,从丁凝夏的屁股下面伸了过去,开始抓住了丁凝夏的一个肥大的臀部,在上面狠狠的揉捏了起来。

            正文六十六征服表嫂十

  丁凝夏只觉得,从刘成林的嘴里呼出来的热气,带着一股男性的魅力,钻入了自己的身体,在自己的身体中游走着,撩拨着自己的兴欲,丁凝夏的呼吸不由的又渐渐的急促了起来,一个身体又开始了在刘成林的身下的扭动,丁凝夏感觉到,自己体内那股因为高潮而渐渐消退的情欲,在刘成林的撩拨之下,又渐渐的高涨了起来。

  刘成林在丁凝夏的两腿之间活动了一会儿后,不由的将舌头从丁凝夏的两腿之间缩了回来,丁凝夏感觉到刘成林突然间停止了对自己的那处让无数的男人为之疯狂的那女性身体最柔软最神秘的地方的搔刮,一阵空虚的感觉从两腿之间传了过来,让丁凝夏心中不由的微微的失望了起来,嘴里也不由的发出了不满的呻吟声,一双手,更像是无处发泄一样,抓住了自己的两个雪白的双峰,在上面狠狠的揉捏了起来。

  刘成林感觉到了丁凝夏心中的失落,为丁凝夏的风骚弄得心中不由的一荡,刘成林真的就想掏出自己的男性的生命特征,插入到丁凝夏的身体中,让丁凝夏在瞬间再一次的达到高潮,但是,刘成林还没有欣赏守完丁凝夏的美妙的胴体,所以,刘成林只好强忍着内心的冲动,开始伸出舌头,在丁凝夏的一双大腿的内侧舔了起来。

  刘成林感觉到,丁凝夏大腿上的肌肤是那么的光滑而细腻,让自己的舌头舔上去后,有一种说不出来的舒服的感觉,在这中情况之下,刘成林不由的又开始喘息了起来,而丁凝夏感觉到刘成林的那一个灵活的舌头又在自己的大腿内侧的敏感的肌肤上舔了起来,虽然没有像在自己的两腿之是的那处让无数的男人为之疯狂的那女性身体最柔软最神秘的地方中舔着那样给自己带来充实的快感,但是那种酥痒的麻麻的感觉,却也让丁凝夏的心中欣喜不已。

  在这种感觉的刺激之下,丁凝夏不由的懒懒的道:「老公,你这个小鬼头,哪里学来的这一套呀,我让你给弄得舒服死了。」

  一边说沣,丁凝夏一边不停的扭动着身体,好像是在暗示刘成林可以更加的大胆一点,又好像是受不了刘成林的挑逗,而在微微的抗拒一样。

  刘成林感觉到,丁凝夏的那收媚到了骨子里的话语充满了挑逗的诱惑,让刘成林听了以后,骨头中也不由的酥软了起来,丁凝夏的那妩媚的话语,更加的刺激着刘成林的性欲,在这种情况之下,刘成林不由的张开了嘴,狠狠的咬在了丁凝夏的大腿上。

  丁凝夏只觉得大腿上一阵的疼痛,不由的大叫了一声,但是,同时,一阵的异样的快感觉也随着那疼痛的感觉传到了丁凝夏的身体深处,使得丁凝夏在大叫了一声后,不由的又开始低声的呻吟了起来,而丁凝夏的那一双正在自己的双峰上活动着的玉手,也不由的渐渐的加大了力度,一个本来就已经是体液横流的那处让无数的男人为之疯狂的那女性身体最柔软最神秘的地方中,又流出了大量的体液,那体液顺着丁凝夏的大腿内侧,流到了床上,很快的又将本来已经发干的床单打湿了一声,而丁凝夏的两腿之间,也正因为如此,而显得亮晶晶的,在黑暗中发出着淫荡的光芒。

  刘成林感觉到,丁凝夏在自己的挑逗之下,身体也渐渐的热了起来,那一双雪白的大腿更是忍不住的在自己的脸上摩擦了起来,刘成林被丁凝夏的大腿上的温热滑润弄得心中不由的微微一荡,不由的开始咬住了丁凝夏大腿内侧的一块肌肤,在上面用牙齿搔刮了起来。

  丁凝夏不由的被大腿上传来的那种痛并快乐的感觉弄得神魂颠倒了起来,现在的丁凝夏,只觉得自己体内的快感越来越强烈了起来,一个身体上雪白的皮肤,也因为心中的兴奋,而微微的涨红了起来,一个火热的身体,更是不由自主的在刘成林的爱抚之下扭动了起来,身下的床单,也因为丁凝夏不停的扭动,而挤在了一起,使得两人之间,看起来是那么的淫荡。

  刘成林用牙齿在丁凝夏的雪白的大腿上搔刮了一阵后,生怕时间太久而弄伤了丁凝夏,不由的松开了牙齿,改为用舌头在丁凝夏的大腿上舔动了起来。刘成林在丁凝夏的大腿上舔了个遍后,才将阵地转移到了丁凝夏的小腿上,先是用舌头在丁凝夏的那光滑如玉的小腿上舔动了一会儿后,不由的又将脸贴到了丁凝夏的小腿上,开始在上面摩擦了起来。

  刘成林下巴上的硬硬的胡子,扎在丁凝夏的小腿上的娇嫩的肌肤上,让丁凝夏不由的觉得有些酥痒难耐,丁凝夏不由的缩了一缩脚,但是,却因为一双小腿正被刘成林紧紧的压在了身下,丁凝夏的反抗就显得有些徒劳无功了,而刘成林在丁凝夏的小腿上活动着,一双眼睛却被丁凝夏的那盈盈一握的小脚吸引住了。
  刘成林看到,丁凝夏的小脚是那么的小巧,那么的混然天成,正在那里向刘成林发出着无声的诱惑,刘成林看到了丁凝夏的那绝美的小脚,不由的深深的被吸引住了,刘成林不由的暗暗吞了一口口水,一周也忍不住的放弃了用自己的脸在丁凝夏的小脚上摩擦的行动,而是移动着身体,开始移到了丁凝夏的脚边,抓住了丁凝夏的一只小脚,用丁凝夏的脚掌,在自己的脸上摩擦了起来。

  丁凝夏没有想到,刘成林竟然会对自己的一只小脚也如此的迷恋,芳心暗喜之下,不由的心神荡漾了起来,刘成林将丁凝夏的小脚放在自己的脸上后,一阵淡淡的酸味从丁凝夏的脚上散发出来,散到了刘成林的鼻子里面,刘成林就像是闻到了世间最好闻的香水的味道一样,不由的深深的呼吸了起来,陶醉在了丁凝夏的脚上散发出来的那种气味之中。

  同时,刘成林感觉到,丁凝夏的脚上散发出来的那种淡淡的酸味,冲到自己的体内后,无时无刻的不在挑逗着自己的蠢蠢欲动的屋舍欲,使得自己的内心在这一刻充满了占有的欲望。

            正文六十七征服表嫂十一

  在这种情况之下,刘成林不由的张开了嘴,伸出了舌头,开始在丁凝夏的脚趾上轻轻的舔了起来,一种异样的感觉传到丁凝夏的身体里,刺激着丁凝夏的心扉,让丁凝夏不由的大声的呻吟了起来,一双手,也不由的紧紧的握住了自己的胸前的那一对硕大的双峰,好像要从自己的那饱满的双峰上挤出水来一样。
  而刘成林感觉到,自己体内的情欲从来没有像这一刻这样的高涨过,也不由的涨得隐隐的有些发痛,在这种情况之下,刘成林一边用一只手抓住了丁凝夏的一只脚踝,而另一只手,则解开了自己的裤腰带,将自己早已经是涨得发紫的男性生命特征掏了出来,那男性生命特征一掏出来,就开始在刘成林的跨下怒张着,显示着刘成林做为男人的雄状。

  刘成林掏出了自己的男性生命特征后,伸出手来,抓住了丁凝夏的边一只小脚,开始用丁凝夏的小脚的脚掌,开始有自己的男性生命特征上摩擦了起来,丁凝夏只觉得自己的脚掌在刘成林的跨下的一个火热的硬硬的东西上摩擦了起来,凭着感觉,丁凝夏知道了那肯定是刘成林的男性生命特征,丁凝夏不由的欣喜了起来,一个小脚也不要刘成林的引导,就开始自己在刘成林的弟弟上面摩擦了起来。

  从刘成林的上传来的那种火热的感觉,让丁凝夏的心中不由的一酥,嘴里也不由的喃喃自诘了起来:「老公,你的男性生命特征好火热,好坚硬呀,我好喜欢这种感觉的,老公,来,就让我好好的帮你爱抚爱抚它,他刚刚肯定压制坏了。」
  丁凝夏一边说着,一边体会着刘成林的的那种火热而坚硬的感觉,不由的呻吟声更加的重了起来,而刘成林看到丁凝夏的那妩媚的样子,不由的也是心中一酥,嘴里也不由的底吼了一声,一只抓住了丁凝夏的脚的手更加的用劲的拿着丁凝夏的小脚在自己的男性生命特征上摩擦了起来,在这种情况之下,刘成林的很快的兴奋了起来,顶端的小洞中也不由的渗出了清亮的液体。

  刘成林在这个时候也不由的很兴奋了起来,将自己正含在嘴里不停的舔着的丁凝夏的另一只脚也拿了下来,放到了自己的两腿之间,然后,将丁凝夏的两个脚掌轻轻的一合,就将自己的紧紧的夹在了中间,然后,刘成林开始挺动着腰身,开始用自己的,在丁凝夏的两个脚掌的中间抽插了起来。

  丁凝夏没有想到,刘成林竟然会有这么多的花样,在心中欣喜的同时,也不由的配合的将两个脚掌紧紧的贴在了一起,配合着刘成林的在自己的脚掌中的摩擦,刘成林在丁凝夏的两个脚掌中间摩擦了一会儿,感觉到自己内内的冲动快要将自己冲爆了,才放开了丁凝夏的脚掌,先是微微的喘了几口气,借以平息了一下自己体内的冲动后,刘成林不由的伸出手来,将丁凝夏翻了过来,让丁凝夏扒在了床上。

  丁凝夏知道,刘成林肯定是又有什么新花样了,心中不由的一喜,顺从的翻了过来,变成背朝上的扒在了床上,刘成林看到丁凝夏如此的善解人意,不由的感激的对着丁凝夏的背部一笑,然后,刘成林伏下了身体,将自己的脸贴在了丁凝夏的肥大的屁股上,开始用自己的脸在丁凝夏的屁股上摩擦了起来。

  而同时,刘成林也伸出两只手来,轻轻的分开了丁凝夏的屁股,露出了两片屁股中间的那处菊花小洞,意识到了刘成林想要干什么后,丁凝夏全身不由的一颤,心中也不由的微微的昆张了起来,但是内心高涨的冲动和渴望,却让丁凝夏没有反抗,而是微微的闭上了双眼,任由刘成林在自己的屁股上活动着,但是心中升起的一种异样的感觉,却让丁凝夏不由的开始轻轻的晃动起了屁股。

  刘成林用脸贴在丁凝夏的屁股上,体会了一会儿丁凝夏的屁股上的温热和弹性后,才将头抬了起来,开始观察起丁凝夏的那个菊花小洞来,只见丁凝夏的两片屁股中间包裹着的那个菊花小洞,正在随着丁凝夏的呼吸,一张一合的,仿佛在向刘成林发出着无声的诱惑。

  在这种情况之下,刘成林哪里还能忍耐得住,不由的伸出舌头,在那里轻轻的舔了一下,丁凝夏不由的全身一热,嘴里也不甚了了由的大叫了起来:「老公,来吧,用你的雄壮,将我征服吧,我愿意在你的怀里达到高潮,让我死在你的怀里把。」

  一边说着,丁凝夏一边剧烈的扭动起了屁股,迎合着刘成林的舌头对自己的菊花小洞的搔刮,刘成林听到了那充满了诱惑的浪叫,哪里还忍耐得住,不由的将自己的舌头卷成了一圈,狠狠的向着丁凝夏的菊花小洞中插了过去,可是,丁凝夏的菊花小洞实在是太紧了,使得刘成林的舌头一接触到那里,就软软的滑到了一边,在这种情况之下,刘成林不由的不改变了策略,改为蜻蜓点水一样的,在丁凝夏的那处菊花小洞中抽插了起来,一阵阵的酥痒的感觉从丁凝夏的菊花小洞中传到了丁凝夏的内心深处,使得丁凝夏的一个头部不由的剧烈的摇摆了起来,丁凝夏的眼中,也不由的露出了意乱情迷的神色。

  刘成林就这样的,在丁凝夏的菊花小洞中用舌头抽插了数十下,才放过了丁凝夏,躺在了床上,然后,刘成林喘着粗气,用力的将那丁凝夏给拉了起来,正睡得迷迷糊糊的丁凝夏倒是配合得很,连眼睛都没有睁开,一个翻身,就压在了刘成林的身上,然后闭着眼睛,开始在刘成林的身体上寻找了起来。

  丁凝夏先是将头埋在了刘成林的跨中,用舌头在刘成林的两腿之间的大腿根部舔了一会儿,在惹得刘成林全身一阵的颤抖后,就一转脸,将自己的脸贴在了刘成林的上,同时,丁凝夏还伸出一只手来,抓住了刘成林的男性生命特征,使得刘成林的男性生命特征紧紧的贴在了自己的脸上。

            正文六十八征服表嫂十二

  丁凝夏就用自己的俏脸,在刘成林的上摩擦了起来,从刘成林的男性生命特征上传来的那一阵阵的温热而细腻的感觉,让丁凝夏心中狂喜了起来,眼中也现出了对刘成林的爱到了极点的神色,刘成林不由的长长的舒了一口气,微微的闭上了双眼,开始静静的躺在那里,享受起丁凝夏给自己带来的服务来。

  刘成林感觉到,丁凝夏因为姿势的,一双硕大的双峰,正好垂在了自己的小腹上,从上面散发出来的那一边边的光滑而细腻的感觉,让刘成林的心中不由的微微一荡,但是,刘成林却忍住了强烈的想要伸出手来抓住丁凝夏的双峰的那种冲动,而是一动不动的体会起丁凝夏在自己的上的活动来了。

  一阵阵的快感从刘成林的小腹升起,刺激着刘成林的社经,使得刘成林的男性生命特征在丁凝夏的手中,慢慢的涨大了起来,丁凝夏欣喜的发现了这一点,不由的将脸微微的一偏,就开始用嘴唇在刘成林的上摩擦了起来,丁凝夏那微薄的嘴唇,在刘成林的上不停的摩擦着,使得刘成林能够真实的体会到丁凝夏的那性感的嘴唇上的弹性和温热。

  丁凝夏感觉到,刘成林的男性生命特征在自己的嘴唇的摩擦之下,正在慢慢的涨大了起来,而那生命特征的顶端,也不由的微微的流出了一滴透亮的液体,丁凝夏忍不住的伸出了舌头,在刘成林的的顶端轻轻的舔了一下,将那滴透亮的液体吞入了嘴里,顿时,一股腥骚的味道从丁凝夏的舌头传入到丁凝夏的心中,丁凝夏不但没有觉得这个味道不好,反而在这种腥骚的味道之下,使得丁凝夏自己体内的冲动更加的兴奋了起来。

  丁凝夏不由的娇喘了一声,再也忍不住的张开了性感的嘴唇,将刘成林的男性生命特征含在了嘴里,刘成林只觉得,自己的就像是陷入了一片温暖的海洋一样的,让自己的全身都不由的觉得懒洋洋的,但是,内心的躁动却更加的激烈了起来,在这种情况之下,刘成林再也按耐劳不住内心的冲动,将屁股用力的抬动了起来。

  丁凝夏配合的一低头,就将怕刘成林的男性生命特征又含在了嘴里,不过,这一次,丁凝夏可是学了个乖,用一只手抓住了刘成林的,使得刘成林不能轻易的乱动,然后,丁凝夏才在刘成林的上慢慢的套动了起来,刘成林看到,丁凝夏用嘴套动起了自己的男性生命特征,不由的心中感动,做为回报,刘成林也不再静静的躺在那里了,而是伸出了双手,抓住了丁凝夏的那两个正在自己的小腹处不停的摩擦的双峰,放在手里,温柔的揉捏了起来,很快的丁凝夏又进入了角色,鼻息又渐渐的粗重了起来,一个小嘴对刘成林的的套动也不由的渐渐的加快了速度,发出了滋滋的声音,那声音,听起来是那么的淫荡,那么的让人的心中充满了瑕想。

  在丁凝夏的套动之下,一阵阵的快感从刘成林的传到了刘成林的心中,使得刘成林也不由的开始鼻息粗重了起来,一个屁股也开始无意识的开始慢慢的向上挺着,迎合着丁凝夏对自己的的套动,而刘成林感觉到,丁凝夏的双峰是那么的柔软,自己把丁凝夏的双峰抓在手里,就像是握住了一团棉花一样,而且,这力棉花还正在散发着一阵阵的热力,而且,比棉花更加的用弹性,刘成林不由的又兴奋了起来,将刚刚的那一幕放在了脑后,再也没有什么顾忌的伸出四个手指,一左一右的抓住了丁凝夏的双峰顶端的那两个嫣红的突起,用指腹轻轻的在上面揉捏了起来。

  一阵阵的快感从丁凝夏的双峰之间传到丁凝夏的心中,使得丁凝夏觉得自己全身都烫了起来,一个身体也不由的微微的晃动起来了,而嘴里发出的呻吟声,因为含着刘成林的的缘故,只发出了嗯嗯的声音,但是这种媚到骨子里的呻吟声,却更刺激了刘成林,使得刘成林也更加的兴奋了起来,而此刻的刘成林只觉得自己的就好像是要爆炸了一样的涨得难受,在这种情况之下,刘成林的镇定自若也就荡然无存了。

  刘成林再也克制不住自己的体内的那一浪高过一浪的冲动,一个翻身,就从丁凝夏的身下翻了起来,丁凝夏一个没有防备,只觉得一阵大力涌来,自己就被刘成林推倒在了床上,刘成林嘴里低吼了一声,不由的扑在了丁凝夏的身上,一个嘴也印在了丁凝夏的性感的嘴唇上,两条大腿也不由的伸到了丁凝夏的两腿之间,然后,刘成林不由的两腿微微的一用劲,就将丁凝夏的两腿分了开来。
  然后,刘成林伏下了身子,让自己的跨下贴在了丁凝夏的两腿之间,用男性生命的特征,在丁凝夏的两腿之间冲撞了起来,刘成林突如其来的举动,让丁凝夏的心中不由的微微一愣,但是在丁凝夏感觉到刘成林的嘴唇印上了自己的嘴唇后,丁凝夏不由的张开了性感的嘴唇,伸出了舌头,和刘成林热吻了起来,同时,丁凝夏感觉到,刘成林的那个坚硬的粗大的火热的在自己的两腿之间不停的冲撞着,但是就是不破门而入,丁凝夏不由的情急了起来,一边扭动着身体,一边伸出手来,抓住了刘成林的那个正在自己的两腿之间不停的冲撞着的,就往自己的那处让无数的男人为之疯狂的那女性身体最柔软最神秘的地方中塞了过去。
  就在两人之间就要上演一出精彩绝伦的男女大战的时候,那正在沉睡中的孙菲菲突然间翻了个身,这个动作,却让刘成林不由的吓了一大跳,在最关键的时候,恢复了良知,从那丁凝夏的身体上爬了起来,愣愣的站在了那里,而那丁凝夏则浑然不知身边发现的情况,还是那里扭动着身体,仿佛在发泄着自己内心的快感和渴望一样的。

  刘成林红着眼睛,像野兽一样看着床上躺着的两个美人,呼吸变的浓重起来。刘成林的手慢慢的伸了过去,他的心里却在极力的抗拒着自己的动作,「别犹豫了,你看看,表嫂的身体多么的诱人呀,送上门来的,你还想什么,先做了再说。她先在已经不是你的嫂子了。」

  一个邪恶的思想争辩道。「可是我和认识还不到三天,我不能这么做!而且他曾经还是我的嫂子,要是我这么做了,我以后怎么面对她,怎么见姨妈。」
  善良的思想坚持着自己的主张,虽然那丁凝夏的身体是那么的诱人,身上还残留着刘成林的口水,可是刘成林的内心却挣扎了起来。

            正文六十九征服表嫂十三

  「虚伪!你不知道吗?她已经空旷了三年了,你这样做也算是帮她解决生理需要,她不会怪你的。她也需要男人,你不要,以后也是白白的便宜别的男人。」
  邪恶的思想邪邪的笑着,逐渐占了上风。「不行,我这样做的话怎么对的起表姐,又怎么对的起我心里的那个人。」

  「别妄想了,你们是不可能的,你表姐以后迟早是要嫁人的,那个女人和你也不会有结果的。」

  邪恶的思想继续鼓惑道。

  「……」

  善良的思想渐渐没了声音,它也被说服了。刘成林心里的两种思想达成了一致,他知道自己面临着艰难的选择,是把这两个美女拥入怀内,还是放弃?看了看正在熟睡着的那孙菲菲的天使股的面容,刘成林不由的伸出了颤抖的双手,将那盖在孙菲菲的身上的被子给拿了开来,开始给那孙菲菲宽衣解带了起来。
  很快,孙菲菲那熟悉的娇躯展现在了刘成林的眼底,令本来就欲火旺盛的他更加的心痒难耐。但是他还是强控制住自己,「恩……」

  就在这个时候,旁边的孙菲菲在被子下面翻了个身。「啊!」

  刘成林一个激灵,吓出了一身冷汗。要是表姐这个时候醒来,看到现在的情形,会不会拿刀把自己给杀了!刘成林的动作停了下来,偷偷的看了孙菲菲一眼,发现她正在熟睡,刚才只不过是正常的翻身而已,他这才放心下来。

  刘成林这才回过神来,又将精神都放在了丁凝夏的身上。他抓住丁凝夏的两瓣屁股,使劲的抚摩着,那滑腻的肌肤让他心里激荡不已。因为怕弄醒丁凝夏,刘成林不敢冒然的插进去,只是呆呆的站着。但是,他的硕大涨的已经不容许他再考虑了,这个时候,他突然想到了一个办法,他趴在了丁凝夏的背上,不时的偷看孙菲菲一眼,生怕她就要醒来。

  尽管和丁凝夏真正的比起来,丁凝夏的丰满的臀部给刘成林的感觉很松弛,毕竟不是紧紧的包裹着他,但是这已经足够让他感到刺激的了。一想到身下趴着的是自己的嫂子,刘成林的就又硬了一分。刘成林快感在逐渐的积累,直到达到颠峰的那一刻。但是只是这样并不能让刘成林达到快感的颠峰,他无奈只好停下了动作,小心的又把丁凝夏翻了过来,偷偷看了看表姐,发现她还在熟睡,刘成林的动作又安心了一些。

  刘成林学着在以前在毛片里是看过的姿势,将丁凝夏的双腿并在一起,将自己的男性的生命特征送进了丁凝夏夹紧的大腿之间,感觉好多了,摆好姿势,刘成林开始动了起来。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刘成林感到站在床边的腿都已经酸了,他的动作越来越快,当着孙菲菲的面和别人偷情给他的刺激更大。猛的,刘成林浑身一僵,一股浓浓的液体喷在了丁凝夏那雪白的肚皮上,显得很是淫靡。
  射过之后的刘成林依然不软,还在不停的动着,直到不再为止,这个时候,丁凝夏的整个怀里都已经是刘成林喷洒的白色液体。刘成林带着邪邪的笑容,将那自己的液体涂满了丁凝夏的全身,对于他来说,虽然没有于丁凝夏真的消魂,但这已经足够了,要是把丁凝夏弄醒了那就糟了,所以他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