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都市激情  »  【我在KTV张开大腿,含着鸡鸡给人骑】(26)【作者:一支大屌】
【我在KTV张开大腿,含着鸡鸡给人骑】(26)【作者:一支大屌】
字数:5055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廿六)

  「干!好臭!这是什么味道?」

  不知道过了多久,包厢的门又被打开了,原本死寂的房间里突然又充满了嘈杂的欢哗声。跟着外界传来的喧嚣声进来了两个人,他们一进包厢就大声的交谈着。

  「妈的,刚刚那些客人一定又把包厢当炮房在里面干炮了啦!包厢里都是洨的味道。」

  另外一个人说:「干!要干炮不会花点钱到抹贴撸(motel)去喔!也不见得比较贵。每次都是我们在清!爽到你们艰苦到我。妈的!」

  声音从过道中传来,听说话的内容,应该是这间KTV里面的服务生。
  我想挪一下身子,却发现全身重得像灌了铅似的,动也动不了。我想我刚才应该是晕过去了,不过不知道晕了多久。脸上、身上的精液都涸成了一层壳,黏得脸上和身上都觉的紧紧硬硬的非常不舒服。尤其是大腿内侧,那是刚刚不断被涌出来的精液浸濡的地方,现在更是觉得皮肤绷得紧紧硬硬的。

  下体传来鼓涨的感觉。我试着动弹了一下身子,膣腔里有东西在摩擦着我的阴道,磨的我阴道里面一阵疼,这才想起我的阴道里面被塞进了自己的内裤还没有拿出来。这时服务生的声音正继续从过道传过来。

  「不过干那么久也很厉害耶,从下午三点一直干到晚上十点半,整整干了七个半小时耶!真能干!」其中一个服务生说。

  从服务生的对话里我才知道原来我被大支他们折磨了七个半小时,除去了喝酒唱歌的时间,至少被他们轮奸了六个小时以上。

  「是啊,那个女的真厉害,一个人跟三只屌大战七个半小时,不是爽死,就是她妈的被干死。」另外一个服务生说。

  「不是五个男的,三个女的吗?」先前的服务生问。

  「不是,后来有两对先走了。」另一个服务生回答。

  「哇!真的是好能干啊!被这么多只鸡巴一起干一定爽死了!」先前那个服务生有点羨慕的说:「要是我也能参加就好了。那个穿白衣服、紫色丝袜上有心形图案的女生长得不错的说。」

  我知道他们两个说的是我。我听着两个服务生说着话,越走越近。想起自己孤身一人被弃置在包厢,现在还是全身赤裸的没穿衣服,保护自己的本能驱使我咬牙挣扎着想要找到我被脱掉的衣物。

  但饱受侵凌的我昏沉乏力,倒在地上觉得连翻身都有困难,更不用说起身寻找自己的衣物了。听着两个服务生的说话声越靠越近,只能费力的摸索着自己身体的周围,希望能摸到可以蔽体的衣物。

  一番挣扎之后,我终於在费力的摸索中摸到了自己的白T恤。我伸手把它拉过来遮在胸前。有东西掩住裸露的身体让我觉得稍微安心。听着他们接近的声音,又想到下体里的丁字裤。我吃力的曲起双腿,勉强的伸出另外一只手到自己的下体上,想要拉出被塞在阴道里的黑色丁字裤。

  丁字裤塞的很深,小伟几乎把它全都塞进去了,只剩下一点点布条露在外面。我艰难的用力拔了一下,只拉出了一部分。剩下的部分还紧紧的卡在我的阴道里,我咬着牙,鼓起全身的力量,一点一点的使力想把阴道里的丁字裤拉出来。就在这时,一个声音在包厢里响起。

  「喔!干!天啊!他们刚刚到底是在里面玩了什么!弄的这么髒!」一个服务生彷彿看到了天塌下来似的大声叹息。原来他们说着,已经来到了包厢。
  我吓了一跳,赶紧用手遮住自己的下体,夹紧双腿,静止不动,那条丁字裤只好先由它留在阴道里。

  或许是靠近过道一侧的沙发遮住了他的视线,又或许是我受人糟践过的残败身躯看起来跟地上凌乱散弃的垃圾一样,他似乎并没有注意到倒在地上的我。
  「喔!…唉!算了吧!赶快清一清吧,谁叫我们比较带赛,遇到奥客。」另外一个服务生无奈的说,走过来准备要开始打扫,却突然看到踡在地上的我,吓了一大跳。

  「欸!有个女生还在这里耶!」他惊讶的对着另外一个服务生大叫。

  另外一个服务生连忙跑过来,看到我倒在那里,也是惊讶得张大了嘴,说不出话来。

  过了一会儿,终於有人开口了:「是那个穿白衣服的女生耶!」

  说话的是那个矮个子的服务生。我从声音听出来他是先前那个有点羨慕大支他们可以强暴我的那个服务生,同时听到他吞了一口口水。

  「对啊!她好像喝醉了呢?」另一个个子较高的服务生说。

  「干!她没穿衣服耶!是喝的有多锵啊!」矮个子的服务生说。他大概从我蜷曲侧倒的姿势看到我裸露的大腿和身体。

  「现在这些高中的屁孩都玩这么大喔!」他说。

  我虽然一手环抱着被脱掉的白T掩在胸前遮住娇挺的乳房,一手夹在屈着的两腿中间捂住私处和塞在私处里面的内裤,但从旁边还是可以将我所遮掩不到的嫩白肌肤、饱满的侧乳以及雪藕似的膀臂一览无遗。

  光滑的圆臀加上白皙的大腿,以及其上贴附的细滑透明的紫色玻璃丝袜,更是将我娇体的曲线无所遮掩的展露在两个服务生面前。尤其是丝袜自裤裆以下到两条大腿之间绷绽的大小口子和残缒的丝缕,更凸显出我蜜臀的丰圆和大腿的匀腴,以及肌肤的白细与腻滑,加上遭受摧残后楚楚可怜、娇弱无力的模样,更加倍的激起令人想要佔有蹂躏的欲望。

  而事实上,现在的我也确实脆弱的毫无反抗能力,只有任人宰割的份。
  「呵,看来刚才在包厢里一定有过一番激战。」高个子的服务生说。

  「妈的,刚刚玩得是有多嗨呀,连衣服都脱光了!」矮个子的服务生说:「这个妹脸长得挺正的,身材也很火辣,想不到小小年纪竟然这么淫荡,可以脱光光给三个男人一起上。」

  「怎么办?」矮个子的服务生问:「报警吗?」

  「我也不知道怎么办。」高个子的服务生说:「我们也不知道刚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报警恐怕不太好,说不定会让我们惹上麻烦……」

  「救……救我!」我微弱的呻吟着,想向他们求助。但是他们似乎没听到。
  「说的也是。她好像有点醒了呢!」矮个子的服务生走到我蜷缩的身躯前面蹲了下来,我以为他要来帮助我,结果他竟然仔细的欣赏起我的身体来了。
  「仔细一看,她身材真好,皮肤又白,两条腿儿又长………」矮个子的服务员自言自语的说,伸出手抚过了我手臂上的肌肤。

  「好漂亮!给我做女朋友多好,给人家做玩物……可惜了。」矮个子的服务生说。

  我吓到了,踡紧了身体,闭紧眼睛假装还在昏迷,不敢和他的眼神对到。手中牢牢的握住了白T的一角,紧紧的将我的白T抱在胸前,掩住我白嫩的肚皮和细滑的乳房。

  「不如我们就上了她吧……」高个子的服务生说:「反正也没人知道。」
  矮个子的服务生似乎没想到他的同事会这样说,吓了一跳,回答道:「这不太好吧……万一被发现了怎么办?」

  「不会啦!不会有人发现的啦!」高个子的服务生说:「现在包厢里只有我们两个人,你不说,我不说,谁会知道?而且那么多人上过她,多我们两个也没差。何况她又喝醉了,不会记得的啦!」

  「这……不好啦……」矮个子的服务生还有些犹豫。

  「那你不上,我来上。这么好的机会千载难逢!」高个子的服务员说着,就过来伸手想把我的身躯扳正:「而且这女生搞不好是兼职援交的,不上白不上,大不了塞个两千块给她就好了……」

  「赶快想清楚喔!不吃白不吃!」他说。

  「不要!」

  我在他伸手碰到我身体的时候娇呼了一声,别过了身子想把自己踡得更紧。他没料到我会有反应,也吃了一惊,不过他很快就反应过来,加大了手上的力道,再一次把我翻过去。

  「原来你不只是漂亮,声音也很好听。大家交个炮友玩玩嘛?」他一边把我翻正,一边出声安抚受惊的我。

  「不要!不要……!」我抱住胸前的白T,紧紧的捂着胸部,牢牢的踡紧身体又翻回侧卧的姿势,同时把头埋向自己的胸前,嘴里喊着:「求求你,我不要啊!」

  不过这个高个子的服务生显然不准备住手,他不死心的又把我翻回正面,又伸手想扯掉我捂在胸前遮身的白T,说:「别这样,让我玩一下就好!你都跟他们玩过了,跟我玩玩有甚么关系!我保证我比他们还要更让你舒服!」

  他顿了一下,又说:「还是你要钱?多少?你开。」

  「不要啊!我不是妓女,不做这种事的啊!」

  「不是妓女?不是妓女怎么会脱光光的跟男生躲在包厢里廝混?」高个的服务生说:「你就是想要男人的肉棒嘛!对不对?我也有,我可以给你啊!」
  「不是啊!我是被他们欺负的!」我看着他,虚弱而焦急的哀求,踡着身子紧紧抱住胸前遮身的白T,尽力的试图抵抗他伸向我胸前的手。

  「我今天已经被欺负很多次了,求求你们放过我了!」

  「既然已经很多次了,应该已经适应了吧?再多个一次也没差啦!」他屈膝跪下一条腿,伸手搬动我的肩膀把我扳正,同时说:「而且我保证,我不会像他们那样欺负你;只会用我的肉棒好好疼爱你。」

  他说完,邪邪的笑了。无视在焦急摇头拒绝的我,跨骑到我的娇躯上把我压制住,不让我侧回身子逃避。我把双脚踏踞在地板上,用头顶着地板挺起了胸膛,左右翻转着身体,想要脱离他的宰制,同时虚弱的发出无力的悲鸣。

  「不要啊!……啊!啊!」

  我在遭到六小时持续不断的轮暴之后早已脱力,现在的挣扎不过是强弩之末,对压在身上跨坐的高个子服务生来讲根本只是在他身下蠕动的小虫而已,那起得了作用?我惶惧的哀号着,只有更激起了他天生的征服欲和控制欲而已。

  他看着我毫无作用的挣扎笑了:「小姐你好会扭,怪不得他们会跟你玩这么久……」

  我怖惧的看着他。他面带微笑的跟我说:「听说会扭的女人玩起来最够味,我想等一下我跟你一定会玩的很愉快的。」

  「啊啊……!」我喉咙紧张得发不出声音了。看着跨坐在身上压着我的他,好整以暇的开始松开他制服衬衫领口的扣子,吓的哭了起来。

  「不要啊!……不要啊!」

  我双手环在胸前紧抱住仅有的一件衣物,掩住一对玉乳左右扭动,继续的哀求他放过我。不过高个子的服务生无动於衷,他似笑非笑的看着我,继续向下解开了制服上的扣子。

  「不要啊!求求你们让我回家!我一定会想办法报答你们的!」我看到他解开了衣上的钮扣之后继续握住了腰间的皮带头,吓得更是拼命的哀求。他带着诡异的笑容盯着我不发一语,双手抓住自己的皮带一拉一绷,解开了系在裤腰上的皮带。

  「小姐,你别担心,我们会让你回家的……」高个子的服务生说着,跟着解开了他裤头上的钮扣,继续说:「也不需要你的报答,就要你跟我玩一次就好。」
  「不……不要……」我越来越害怕,瑟缩在他的身下看着他。他捏住裤头,往下拉开了裤子上的拉炼,接着说:「你们把包厢玩的这么髒,害我们清得这么辛苦,总要给我们一点补偿嘛!不然爽到你,辛苦到我们也说不过去吧!」
  「不是我啊!我也是被害的,你们放过我吧!好不好?」我继续的苦苦哀求着。我知道高个子的无动於衷,矮个子的比较同情我,所以最后一句我是看着矮个子的服务生说,希望能寻求他的支持。

  「对啊,臭肚!算了吧,就让她回去吧!」矮个子的服务生也开口帮我劝这个叫臭肚的高个子服务生。不过这个叫臭肚的高个子服务生并不买帐。

  「废话少说,要放给你去放,我要先玩过她。」臭肚说。

  接着他转向我:「别装了,你穿的这么骚跑到KTV里来跟三个男生约会,还脱光光的跟他们一起打炮到这么晚,我怀疑你根本就是来卖淫的。信不信我报警抓你,再通知你家长说你来这里做鸡?」

  「不要!不要!我是冤枉的,我还是个学生……我没有做鸡啊!」我吓到了,他说要报警我还没什么感觉,但我死也不敢给妈妈知道我在这里遇到的事,我怕妈妈真的会以为我在做鸡。

  「没有做鸡,没有做鸡会在KTV里脱光光跟三个男人打炮?嗯!学生会像你这么淫吗?你跟警察这样说,看他们信不信……当然我会跟警察说你是来援交的。」臭肚继续威吓我:「他们会马上就把你关起来。再通知你的学校,说你……卖……淫………这样全校都知道你是个人尽可骑的贱女人,你在学校里就抬不起头来啰!」

  「不……不要这样子……」我结结巴巴的说:「我……我不是妓女,我没有卖淫!我……被人强奸了。你叫警察来,我跟他们说……」

  「欸,对呀,臭肚。她说她是被强奸的,我们还是报警吧?」矮个子的服务生说。

  「你闭嘴啦,她说你就信喔?」臭肚说。说完他转向我:「好啊!我叫警察来带你去警察局。然后记者知道了再一报导,全世界就都知道你被人强奸了……」他做出一副漫不在乎的样子,说:「我还会帮忙跟记者补充一些细节,你知道的,记者最爱这些洒狗血的内容,以后你走在路上就会被左邻右舍指指点点,这辈子就抬不起头来了。」

  「不……不要……」我僵住了,脑子一片空白。

  「不要?不要就乖乖的给我玩一次,或许我会考虑考虑帮你保密。」臭肚说。
  我呆在那里,脑子一片空白,不知道该做什么反应。如果……如果全世界都知道我被人轮奸了,那我再来要怎么做人?

  「对嘛!你跟他们做也是做,跟我做也是做……」他看到吓住我了,立起身来就脱下他的裤子。松开了裤腰的西服长裤一下就落到了脚踝,露出他结实的大腿。他的身体比他外表上看起来的更壮硕。红色的三角内裤底下明显的可以看到硬挺的长条圆柱状突起。

  我躺在地上,看着他的身形高耸的矗立在我面前,精硕的身躯加上内裤底下昂挺的鸡巴,不由得恐惧的向后挪移,移没两下,就碰到了跪坐在后面的矮个。我靠在矮个的膝上惶恐的看着矗立在身前的臭肚。

  他盯视着我,松脱了一只鞋子,从落在地上的裤管里提起了一只脚踏到地上。接着又松脱了另一只鞋子,提起另一只膝盖,从地上的裤管里踏出另外一只脚。黑色的袜子套在他两条长满腿毛的强壮双腿上显得恐怖的突兀。

  「……就当是今天多接一个客人,喔!」他说。

  我怖惧的看着他敞着衣襟,曲下一双赤裸的腿再次跪骑在我的身体上,伸出双手摸向我的胸前,说:「让我先来看看美人胸前这一对玉乳……帮我把她抓好。」
  臭肚一边说着,一边伸手要揭开我捂在胸口的白T。我紧紧的环抱住胸前的白T,哀求的看着他,看着矮个子,又看着他。眼泪扑簌簌的从我的睛眶中涌出。我的喉咙里发出了出自恐惧的「啊啊」的哀鸣声。矮个子的服务生看来有些犹豫。他看着泪眼汪汪的我,又看看臭肚,后者正抓住我的手腕把我的双手拉离胸前。
  矮个子看着眼前发生的事,面上露出了不忍的神色。

  「不要啊!」我哭号着用力把双手从臭肚的手中挣回,合抱在一起掩住胸前,向他发出了最后的乞求:「求求你,救我!」

  「你还在干甚么,还不快帮我把她抓好!」臭肚低声的喝斥矮个子的服务生,再度捉住我的手腕把我的双手拉起来要交给矮个子的服务生。

  矮个子的服务生犹豫了一下,从这个被称为「臭肚」的高个服务生手上接过了我被执的双手腕,把它们向我的头上拉高。

  「对不起……」他对我说。

  ……………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